2017年2月19日 星期日

好人你、我、他


好人你、我、他

文/ 劉育志

「咦!老劉!」在百貨公司地下街閒逛的時候,走道旁突然有人冒了出來,指著我喊。

倒退兩步,我接著喊:「咦!阿立!」

「好久不見!你怎麼在這裡?」

「廢話,當然是來吃晚餐啊。」阿立用力摟住我的肩膀,熟悉的口頭禪完全沒有變。那一瞬間,彷彿又回到了國中,大家穿著制服胡扯笑鬧的年代。不過一回神便發現兩人身旁都多了老婆小孩。

「坐坐坐!一塊兒坐!一塊兒坐!」阿立熱情地拉開椅子。

介紹完彼此的家人後,阿立便打開了話夾子。天南地北聊了一會兒之後,阿立突然湊過身子問:「老劉,聽說你離開醫院了,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啊。」我點點頭。

「所以你現在是…」

「自由作家。」

「有,我經常看到你的文章。」阿立歪著頭道:「現在的醫療環境實在不好,問題一大堆,連我這種圈外人都看得出來。」

我聳聳肩,這事錯綜複雜,一時三刻很難說明白,不過阿立倒是一針見血說出了重點:「健保實施之後,大家的觀念全都變了。一卡吃到飽,誰會珍惜醫療資源?去年我媽去住院,住了一個禮拜醫院竟然比住一天飯店還便宜。廉價到這種程度,醫護人員當然會被罵、被打、被糟蹋啊。」

見我一臉苦笑,阿立繼續道:「政客要選票,老闆要鈔票,於是將有形、無形的成本統統轉嫁到醫護人員身上,再順便扣上一頂道德大帽子。全台灣的醫護人員加起來又沒幾張選票,不管誰主政都註定被當成祭品。」

「不簡單,你能看得這麼清楚。」我道。

「醫療這麼重要,每個人都會生病,當然得搞清楚。可惜像我這麼明理的不多,大多數人依然沒有這種認知。總是要廉價,又要吃到飽。」阿立道:「我覺得台灣人真的要覺醒,否則健保一定倒,這麼好的醫療很快會消耗殆盡。」

能夠與老同學久別重逢教人愉快,更棒的是,經過多年彼此的觀點依舊能不謀而合。



幾個月後,我和阿立再度於網路上碰頭。

「老劉,我問你,核磁共振作太多會不會怎麼樣?」阿立丟了一個訊息給我。

「作太多?」我不太懂他的意思。

「最近我女兒身體不太舒服,所以醫師幫她安排了核磁共振檢查。」

「核磁共振沒有輻射線,做個檢查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我輸入訊息。

「可是如果在一個月內作2次核磁共振,會不會怎麼樣?」阿立問。

「為什麼會做2次?」我問。

「因為,我們先去找廖醫師,結果核磁共振要排一個月才作得到,所以我們就去掛另一家醫院,那邊只要2個禮拜就能做到。」

「咦?他怎麼還會幫你排檢查?」

「廢話,當然不能說已經排過檢查呀。」

「欸…既然是同樣的檢查,作一次就行囉。」我道。

「我想說,反正都已經排了,乾脆兩邊都去作一作。」阿立的回覆讓我大吃一驚。

「不。需。要。吧!」我用驚嘆號加重語氣。

「兩邊都作可能比較準。」

「現在的機器都很進步,作一次就可以了。」我再次強調。

「我覺得兩邊都檢查應該比較不會誤診,比較保險。」

「真的不用作2次,核磁共振很貴耶。」

「不會啊,健保都有給付。」看來阿立是鐵了心要去做2次核磁共振。

我望著螢幕,心裡五味雜陳。

「自我感覺良好」是普遍存在的現象,近年來許多調查顯示,大多數人會認為自己比其他人優秀,無論是智力、魅力、領導力、學術能力、幽默感、邏輯、經驗、駕駛技術,皆是如此。

曾經有心理學家進到監獄訪問一群受刑人,請他們評估自己的各項特質。調查結果相當有意思,受刑人都認為自己比其他人更仁慈、更誠實、更可靠、更慷慨、更有同情心、更有自制力、也更有道德感[1]

下回當我們到街上做訪談調查大家對於醫療浪費的看法時,相信大多數人會認為醫療資源被濫用的狀況相當嚴重,不過肯定大多數人也都會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從不浪費醫療資源。因為每個人都是誠實、自制、明理、無私且富有道德感的好國民。

「叮咚!」阿立又丟了一則訊息過來:「核磁共振沒有輻射線,但是磁場那麼強會不會影響腦部或影響發育啊?」

一直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該怎麼回。

[1] Sedikides C, Meek R, Alicke MD, Taylor S. Behind bars but above the bar: Prisoners consider themselves more prosocial than non-prisoners. Br J Soc Psychol. 2014 Jun;53(2):396-403.

加入好友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