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消滅萬惡的副乳


消滅萬惡的副乳

文/ 劉育志

周小姐20多歲年紀,說起話來很客氣,「醫生,我的腋下很痛。」

「痛多久了?」

「一個多禮拜,從生產完後就變得又硬又腫,而且很痛。」周小姐邊說邊舉起手臂,露出腋下那顆顯眼的腫塊。

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

媽,我盡力了,你知道嗎?


媽,我盡力了,你知道嗎?

文 / 白映俞

看過牛寶寶與我的相處實況後,無論熟或不熟的朋友,常常都會對我說:「妳們母女感情好好喔!」

我總回答:「哪個五歲小孩不愛媽媽?現在牛寶寶當然很黏啊!」

2017年1月16日 星期一

你的口罩管用嗎?


你的口罩管用嗎?

文/ 劉育志

「不要整天關在房間裡,要多到戶外呼吸新鮮空氣。」相信大家都聽過這樣的建議。不過,偶爾又會聽到宣導說「最近空氣品質惡化,請減少戶外活動。」

為什麼會出現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說法呢?到底是戶外的空氣較乾淨?還是室內的空氣較乾淨?

2017年1月15日 星期日

無效醫療 大有用處


劉育志/醫師、作家

「剛剛在開什麼刀?」見林醫師走進更衣室,我隨口問。

「清創、清創、清創,一整天都在清創…」林醫師嘆口氣道:「永遠清不完的壓瘡。背後清完換兩側,兩側清完換腳跟。各個都是熟面孔,一年需要清上好幾次。」

「壓瘡真的是沒完沒了。」我不禁投以同情的眼光。處理壓瘡完全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由於整層軟組織都因為長時間壓迫而缺氧壞死,不處理便會腐爛發臭,但是徹底清創後會露出又寬又深的傷口,需要長期照護,家屬經常會將自責、怨懟、不滿等負面情緒轉移到醫師身上。

「這差事跟每天把石頭推上山的薛西弗斯很像,日復一日的徒勞無功,彷彿永無止境。」林醫師道。

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

不會潮吹怎麼辦


不會潮吹怎麼辦

文/ 劉育志

「醫生,我……我不會潮吹,要怎麼辦?」坐在診間裡的女孩問。

「啥!」如此不尋常的主訴讓魏醫師大吃一驚,走婦產科這麼多年,頭一次被問到這樣的問題。

「為什麼會這樣問?」

「因為我看雜誌寫說有一種病叫做『性高潮障礙』,所以就很擔心……」

聽她這麼說,魏醫師才曉得原來有人把性高潮和潮吹混為一談。

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病歷代號OK的恐怖份子


病歷代號OK的恐怖份子

文/ 劉育志

門診開始前,正在整理病歷的護理師小田突然抽出一本病歷放到我面前,道:「劉醫師,你今天走運囉!」

我隨手翻了翻,那本病歷中等厚度,看不出有什麼特別。

見我不明所以,小田挑起眉毛露出神秘笑容,然後用手指了指病歷右下角用鉛筆寫的小字。

「OK?」看完小字,我依然摸不著頭緒。

2017年1月12日 星期四

這事該如何啟口


這事該如何啟口

文 / 劉育志

這天的門診時段是由巧渝跟診,一整個上午她都顯得悶悶不樂。

送走最後一個病人之後,巧渝關上門,問道:「劉醫師,能不能幫我看一張片子?」

「行啊。」我順手開啟影像系統,輸入病歷號碼。

「這是我爸的胸部X光片,他抽菸幾10年,一直都在咳嗽,這是前天照的片子。」螢幕上的影像可以很清楚地見到右肺有顆腫瘤,約莫10元銅板大小。

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陽痿戰爭


陽痿戰爭

文/ 劉育志

記得在幾年前一個下午,老賴搬了個紙箱回到辦公室,然後很刻意地在上頭貼了張便條紙,用紅字寫著「請勿亂動,偷拿的是小狗!」

沒貼還好,這麼一貼可就挑起了大家的興趣。「幹嘛,這裡頭裝的是什麼寶啊。」我探頭過去問。

「嘿嘿嘿,搶手貨呢。」老賴得意地說著,然後從裡頭抽出一個小紙盒,印著顯眼的大字。


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寧可私奔 不結婚


寧可私奔 不結婚

文/ 劉育志

這天中午,護理師琇雲拎著便當走進診間,一見到她,我便拱手道賀:「恭喜!你要結婚啦!」

琇雲頓時臉色大變,問:「誰跟你說的?」

「不是大家都知道了嗎?」

「哎呀呀!實在太糟糕了。」

換血型改個性


換血型改個性

文/ 劉育志

30多歲的孫先生坐在病床上,心不在焉地翻著雜誌,慘白的日光燈讓他臉色更顯蠟黃。長在胰臟頭部的腫瘤堵住了膽管,而導致嚴重黃疸。

「孫先生,對明天的手術有什麼問題嗎?」我問。

孫先生抬起頭想了一想:「醫生,手術大概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