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落去、勇起來」的偉骨力神話

  

「吞落去、勇起來」的偉骨力神話

文/ 白映俞、劉育志 

葡萄糖胺是近年來最強大的孝親聖品,是國人使用保健食品中僅次於維他命的最愛。

它有許多的商品名,其中偉骨力的大名最響亮,讓孩子的孝心與家中長者的健康完美地綁樁結合在一起。

電視廣告中的一句「乎你ㄎㄨˊ落爬起!(蹲下,站起來!)

讓社會大眾對它的學名glucosamine固樂沙敏,也就是葡萄糖胺並不陌生。

無藥可醫的相思病


無藥可醫的相思病

文/ 劉育志

這天上午在電梯裡遇到了護理師慧芬,她雖然笑咪咪地打招呼,不過眼皮有點兒浮腫。

「你有搽眼影啊?」我盯著她紅紅的眼眶,好奇地問。

「那不是眼影啦。」慧芬白了我一眼。

「哦,那是剛哭過?」

實習醫師之死


實習醫師之死

文 / 白映俞 醫師

民國一○○年四月,是我從外科總醫師轉任急診主治醫師的第一個月,那個早晨,如同過去在醫院值班的其餘五百多個日子一樣,我睡在醫院,鬧鐘設在六點二十分,當耳邊響起Linkin Park的嘶吼後,無論腦中有多麼混沌,我都會直起身甩甩頭,走向值班室的洗手間。  

是的,值班時候絕不敢賴床,能睡到被鬧鐘叫醒,而不是在凌晨接到任何急救或照會的電話聲,早已是萬幸。於是,我總把這個能按部就班刷牙洗臉上廁所的機器人行程,當成是重要的儀式,好像走錯任何一步,都會遭天譴似的。

陰道塞蒜頭 弄巧成拙


陰道塞蒜頭 弄巧成拙

文/ 劉育志

「有東西卡在陰道裡。」許醫師拿起檢傷單,看了一眼患者的主訴。護理師小妤指指背後拉起的布簾,道:「已經準備好了。」

對於這類狀況,護理師皆相當有經驗,總會先把器械準備好。畢竟陰道僅10來公分深,使用簡單的器械便能取出異物。塞進直腸的異物就比較麻煩,有時需要半身麻醉,甚至得勞師動眾剖開肚子才有辦法解決。

急診格鬥場


急診格鬥場

文 / 白映俞

「秋芬昨天被打了!」一大早來到醫院,這個消息就迅速傳開來。秋芬是急診室的護理師,手腳俐落也很有經驗,聽到她被打之後,大家都很憤慨。

秋芬上小夜班,這段時間也是飲酒作樂的高峰期。幾杯黃湯下肚之後,大腦的理智往往就被沖到九霄雲外,鬥毆鬧事、酒駕闖禍永遠都是層出不窮。

男人行不行


男人行不行

文/ 劉育志

70多歲的老先生撐著木杖一拐一拐地走進門診,右腳腳掌又紅又腫。

「怎麼受傷的?」我問。

「沒特別受什麼傷,就家裡淹水,清掃整理完之後就覺得腳掌不舒服,才兩天就變這個樣子。」老先生吃力地坐了下來。

成為「查某醫生」


成為「查某醫生」

文/ 白映俞

經過兩年的見習生活,我們也變成了實習醫師,白袍上除了自己的姓名之外,還多繡上了「醫師」這個讓人心虛莫名的稱謂。

上班第一天,穿著醫師服的我們集合在醫學院廣場,高舉右手,念著老祖宗希波克拉底留下的醫師誓詞:「准許我進入醫業,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大夥兒嚴肅地齊聲念著誓言,讓人不禁聯想起電影「無間道」的開場,「琛哥」曾志偉領著一批小毛頭們祭天地的畫面。我們也是一字排開,像一群滿懷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初生之犢,準備要落入學長姊們戲稱的「醫院無間」。只可惜,站在台前致詞的師長們,個個外表斯文,大道理說個不停,少了琛哥的乾淨俐落,還有舉杯一飲而盡的霸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