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9日 星期日

好人你、我、他


好人你、我、他

文/ 劉育志

「咦!老劉!」在百貨公司地下街閒逛的時候,走道旁突然有人冒了出來,指著我喊。

倒退兩步,我接著喊:「咦!阿立!」

「好久不見!你怎麼在這裡?」

「廢話,當然是來吃晚餐啊。」阿立用力摟住我的肩膀,熟悉的口頭禪完全沒有變。那一瞬間,彷彿又回到了國中,大家穿著制服胡扯笑鬧的年代。不過一回神便發現兩人身旁都多了老婆小孩。

「坐坐坐!一塊兒坐!一塊兒坐!」阿立熱情地拉開椅子。

那話兒的尺寸越大越好?


那話兒的尺寸越大越好?

文/ 劉育志、白映俞

Min是古埃及的生殖之神,當祂出現在神殿的壁畫時非常好認,因為祂擁有一根高聳勃起極為醒目的陰莖。希臘神話裡的普利阿波斯同樣擁有巨大無比的陰莖,希臘羅馬時代有許多與他相關的創作,在圖畫或雕像中人們賦予了祂一根粗壯如手臂的陰莖,可以撐住一大籃水果。

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

和老婆結四次婚


和老婆結四次婚

文/ 劉育志

年假結束了,生活終於回復原來的軌道。在地下室停好車,便看到王醫師的身影,我抬高手臂打招呼:「寶哥,早!」

「早。」一臉疲倦的王醫師擠出笑容。

「你去哪兒?看起來很累的樣子。」我問。

2017年2月16日 星期四

一家手術 萬家香


一家手術 萬家香

文/ 劉育志

小時候我覺得外科充滿神奇,平常皮肉上頭一個小傷都可以血流如注,究竟外科醫師是如何能把人切開,搞上好一陣子,血卻不會流乾。

那時候的我認為外科醫師一定要有通天本領,能看透血管,才能入虎穴,卻毫髮無傷。

長大後,見識過貨真價實的手術,我才曉得,開刀房裡的電燒機實在功不可沒,這也是古代外科醫師所沒有的神兵利器。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你自以為是大傢伙,在她眼中竟然是...


你自以為是大傢伙,在她眼中竟然是...

文/ 劉育志

闌尾炎這毛病是天天都有,每一回值班總會遇上。最典型的症狀是肚臍周圍開始有不舒服,伴隨噁心的感覺,漸漸症狀會轉移至右下腹,有壓痛,有反彈痛。病人漸漸會有發燒的情形。如果是早期的闌尾炎,手術不會太複雜,約莫一刻鐘可以搞定。但有些人秉著堅忍的性格,總要拖好幾天才到醫院。時間久了,闌尾會破裂,造成腹膜炎,也就會較棘手。


2017年2月14日 星期二

不能說的秘密


不能說的秘密

文/ 白映俞

天氣漸漸涼了,連醫院也趕著過聖誕節,牆上貼上大型的紅衣老公公及麋鹿後,多了幾分飄雪的氣味。

下午四點多的醫院大廳,依舊是熱烘烘年貨大街式的人來人往。我快步走向樓梯,趕著上二樓辦公室補充點能量棒,迎面而來的是護理師依琳,胸口上標明“加護病房”的名牌晃得厲害,她的腳步也是又快又急,臉色看來怒氣沖沖。我們在匆忙之中,互相胡亂地點個頭,閃身而過。

輕熟女的真面目


輕熟女的真面目

文/ 劉育志

「醫師,請問這顆痣有沒有問題?」輕熟女撥開頭髮將頭側向一邊,指著右臉頰上的痣。

廖醫師湊過頭仔細端詳了一會兒,問:「這顆痣多久了?」

「從小時候就有。」

「最近有變化嗎?」廖醫師問。

精神不濟,請勿開車!那...開刀呢?


精神不濟,請勿開車!那...開刀呢?

文/ 劉育志

打哈欠是動物疲憊時的本能反應。

有人說打哈欠是為了吸入更多的氧氣去喚醒缺氧疲勞的大腦,有人說打哈欠是為了排出更多的二氧化碳,也有人說打哈欠是因為無聊。

2017年2月13日 星期一

救命英雄吃罰單


救命英雄吃罰單

文/ 劉育志

麻醉科醫師是醫院裡的幕後英雄,大多數患者都不曉得他們的名字,即使曉得,在見面的時候可能也認不出來,因為整天待在手術房裡的麻醉科醫師幾乎都戴著口罩。

會將麻醉科醫師稱為「英雄」是有道理的。為了讓手術順利進行,全身麻醉時常使用肌肉鬆弛劑讓患者的肌肉放鬆。肌肉完全放鬆之後,呼吸當然會停止,於是需要插入氣管內管藉著呼吸器協助患者呼吸。經歷無數次插管的麻醉科醫師,個個都是插管高手,每當病房出現緊急事件,便會趕緊向麻醉科討救兵。

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家後


家後

文/ 劉育志

「阿婆,阿婆,講話有沒有聽到?」我綁上口罩,大聲地喊。躺在擔架上頭白髮皚皚的婆婆,滿滿是慈祥的皺紋,哼了兩聲,動也不動。

一側瞳孔放大,呼吸淺而不規則,在這樣的時刻,放置氣管內管,勢在必行。

望著嬌弱的婆婆,我不禁稍稍遲疑,「幫我請家屬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