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3日 星期一

風暴

 

今年五十三歲的方先生,斷斷續續血便已有一段時間,一直沒特別留意,這一回因為貧血暈眩才來到醫院。

安排了大腸鏡檢查,在橫結腸發現一顆腫瘤,約莫五公分大小,表面的糜爛處有著出血。大腸癌目前是國人癌症好發率第一位,是臨床上常遇見的問題。

「方先生,這個要手術喔。」志志看著大腸鏡檢留下的相片。手術在治療大腸癌扮演著重要角色;術後再由詳細的病理分期決定須要追加的治療。現今醫學對大腸癌的治療有著相當不錯的成效。




「醫生,開刀這事兒我心裡有數,就給你處理。」

「我們先替你安排住院,這兩天會幫你作腸道準備。」在開刀前,習慣把腸清乾淨,「可能會有些不舒服喔。」志志稍稍作了說明。

他點點頭,說:「沒要緊,我看開了啦,這條命就交在你們手裡了。」

「手術住院,加上一段休養,你可能要請三四個禮拜的假。」志志寫著住院通知單。

「不用啦!現在沒頭路了啦。」他搖了搖手。

「哦…」

「就最近的事啊,景氣突然差到谷底…」他長嘆了口氣:「唉…我在這途作了二十幾年,拼一世人…」

他提到的自然是這近半世紀以來最狂烈的金融風暴,就這樣猝然而至,撲天蓋日,籠罩全球,過了這幾個月,影響層面越來越廣,更是變本加厲,半點兒沒有散去的跡象。

「景氣好的時候,我每天都加班,訂單作都作不完。一年都能領兩三年的薪水,還發一堆股票呢。」方先生慘然一笑:「結果一通電話,就告訴我不用去了…」

「現在,股票沒了,工作沒了,健康也沒了…」人到中年,遭逢巨變,一開了口訴,可不會只有三言兩語。志志沒插嘴,聽了他講。

「其實,也不見得都壞事啦。要不是丟了工作,這病還不知會拖多久呢!搞不好到時候命都沒了。」他訕訕一笑。

「最近啊,在家裡終於有閒靜下來想,這麼多年到底做了些什麼。」

頓了一會兒,他突然開了口問:「醫生,你家有沒有電視?」

突兀地一問,志志稍稍錯愕:「有…啊…」隱隱還記得,好像遠在祖母那個年代,左鄰右舍就已經都有了電視。

「對呀,你看家家戶戶都已經有電視,但是光我們公司一年還是要生產幾百萬台。更新,更大,更好,然後再一直說服消費者花更多的錢,換掉家裡的電視。」這的確是實情,「現在工廠裁員停產,少了新電視,大家生活還不是照樣在過。你想想,我們從前這些資源的消耗都是多餘的浪費耶!」

聽他講著,志志不禁想起新聞畫面上排在碼頭一望無際,數十萬輛滯銷的新車,很是駭人震撼。

 

他接著又問:「醫生,你知道我們一座廠房要消耗多少電力嗎?」

志志搖搖頭,心裡也挺是好奇。

「我們工廠一年耗電量是幾億度。」方先生公布了答案:「那夠幾十萬個家庭用呢!而且,還一座一座廠一直蓋,再這樣下去,再多電廠都不會夠用。」

志志聽了數據,訝異地睜大了眼。

「人家都在講,為什麼會出現金融風暴?為什麼景氣會這樣差呀?」這確是許多人所好奇關心,志志洗耳恭聽。他頓了頓才講:「其實,就是一個字,“貪”啦!」

或許在詛咒埋怨之時,反而最該責難的是人心中最赤裸的念頭,這一切的肇始正是人類永無饜足的貪婪。因為人的貪婪創造出的繁華,在商業手段的渲染下,彷彿是現今社會的理所當然。無度揮霍都安上了名正言順的藉口,甚者成為眾人競相追逐、模仿、崇拜的焦點。

多年以來無止境地添薪加材,餵養貪婪的獸,牠擴張膨脹終至不可收拾。脫序的物價、無度擴張的投資、陶陶然於利益而輕忽的風險,曾經看好一片大好的榮景,一夕變色。人類無助徬徨著,不知該如何去挽回這龐大的混亂。好像是燃放炫麗繽紛五彩煙火尋開心的孩童,嘻鬧間突然燒了一棵樹,全都給嚇傻了目瞪口呆,而就在手足無措的當時,火勢還正撲向幾尺之外的屋簷。

當巨額財富資本匯集之時,腐化投機奸邪的勾當也隨之滋長;如同中世紀大幅增加的人口,給予了黑死病肆虐恣意的溫床。黑死病奪走了歐洲幾乎半數的人口,動搖了政權,衝擊整個社會,動盪、飢饉、混亂、恐慌,卻也因如此,自然資源才得以復甦,森林才終於休養生息。

聽他說了許多頭頭是道,志志忍不住問:「那…經濟會好轉嗎?」

在走出診間時,方先生這樣子講:「會啦,一定會啦,人不會就這樣消失啦!」

的確,人類文明不會就此滅亡,一如歷史曾遇過數不盡的大風浪,人都是掙扎著在困頓中逐漸找到新的秩序。

回到了泡沫盡去的原點,人類或許會試著找尋一處能久遠的平衡,穩著腳步走;卻也可能再一度野心勃勃地吹起下一波能重創子孫的泡泡。



【外科失樂園 / 劉育志】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