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3日 星期五

禽流感爆發,你該留意什麼?



禽流感疫情再度爆發,全台灣已有數十座禽鳥養殖場受到波及,並撲殺數以萬計的雞、鴨、鵝。禽流感對於人類會有什麼影響呢?


什麼是禽流感?

禽流感就是禽鳥類的流行性感冒,和人類的流行性感冒一樣都是由「流行性感冒病毒」所引起。「流行性感冒病毒」是種RNA病毒,可分為A型、B型、C型等。A型流感病毒可以感染許多種動物,例如人、豬、雞、鴨、鳥等,B型與C型流感病毒則多感染人類。所謂的禽流感、豬流感便是A型流感病毒。

一般而言,在遭到病毒感染之後,動物體內的免疫系統會「記住」病毒表面抗原的模樣,如此便能於再度感染時盡快消滅入侵的病毒。可是流感病毒發生突變的機會較高,所以只要經過一段時間,流感病毒表面抗原就能「改頭換面」,讓免疫系統無法及時反應,而造成大規模流行。二十世紀初,流感病毒曾在全世界大流行,導致數千萬人死亡,而禽流感爆發時,也都會導致大量禽鳥死亡。

消化道出血怎麼辦?


大家好!我是白映俞醫師,今天很高興能夠來到這裡。

我今天穿得這麼紅,我們就是來介紹出血的問題吧。

消化道出血,大家可能都有遇過喔。像是吐血,或者是你在大便的時候擦起來發現,上面怎麼會有鮮血的樣子。

沒錯,消化道出血算是很常見的問題,我們今天就來看看吧。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就醫停看聽 留意小眉角


就醫停看聽 留意小眉角

文/ 劉育志

「開戰!」老邱在群組裡丟了一則訊息。

「出了什麼事?」我問。

「我們都把離職單丟出去了。」

「哦?」

「院方覺得急診醫師是虧錢貨,打算縮減急診醫師的編制。既然這麼惹人嫌,我們決定自己走!」老邱肯定連打字都很用力。

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千里之外(下)


千里之外(下)

文/ 白映俞

承上集


當晚他們投宿於B&B,沈靜嵐不到九點就爬上床。睡夢中已過世的姊姊穿了一身湖水藍,神清氣爽地出現在面前。靜嵐跳起來抱著她,說:「妳看起來好棒喔!」姊姊笑笑地回答:「本來就一直都很好啊!」靜嵐用力地邊笑邊哭,因為太過驚喜而醒了過來。


靜嵐滑開手機,發現時間是半夜一點,她仍流著眼淚,但卻感到前所未有的放鬆,甚至有點愉悅與滿足。



千里之外(上)


千里之外(上)

文/ 白映俞

「晨琍,告訴妳喔,我不回去了。」

早上七點半剛交完班,手機噹了一聲,林晨琍低頭看到這則訊息。

「什麼?等我。我用桌機和妳聊比較快。」

林晨琍平日不常滑手機,不習慣用手機打字,需要與人通訊息時就快步走到辦公室打開電腦。找到學妹靜嵐傳來的訊息後,林晨琍輸入:「嘿!是『不回去』還是『回不去』?」

靜嵐馬上傳送一張帶眼淚的超級大笑臉過來,接著寫道:「學姊還是這麼科學!我還以為這兩種說法都一樣呢!反正啊,九月我不回台灣了。」


2017年6月6日 星期二

走過鬼門關


走過鬼門關

文/ 劉育志

「劉醫師早!」老先生在診間門口精神飽滿地問好,他走路速度較慢,不過走得很穩。大多數時候有家人陪他到醫院,但是偶爾老先生也能自己來看診。

「我每天早上都去運動,然後找朋友泡茶下棋,下午再到公園散步。」老先生顯然對目前的生活相當滿意。瞧他活力充沛的模樣,外人恐怕料想不到他曾經在鬼門關口繞了一圈。

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手術藏鏡人


手術藏鏡人

文/ 劉育志

手術房外頭是寬敞的等候區,裡頭擺了許多張沙發,甚至還有按摩椅,但是大多數家屬都坐立不安,畢竟想到要動刀見血,心裡難免還是忐忑不安。

不過,這天下午我走過等候區時卻聽到了爽朗又熟悉的笑聲,定睛一看,原來是多年不見的小廖。我拿下口罩,走過去喊他。

寒暄過後,我指指開刀房,問:「你……在等人?」

2017年5月14日 星期日

意想不到的解藥(下)


意想不到的解藥(下)

文/ 白映俞

承上集

駱君偉摔門離去,不知所措的楊維奐在沙發上窩了一晚。

隔日一大早,駱君偉準時出現在楊維奐家門口,手上提著她最愛的牛肉湯早餐,淡淡說了句:「對不起,但是我真的太愛妳了。」

昏昏沉沉的楊維奐說服自己原諒了他,兩人再也不曾談過這段變調的插曲。

大半年後,楊維奐開心地拿到書卷獎,駱君偉得知後就拖著楊維奐的頭去撞牆,大罵:「妳到底跟那些學長感情多好?為什麼人家給妳這麼高的分數?」

2017年5月13日 星期六

意想不到的解藥(上)


意想不到的解藥(上)

文/ 白映俞

「楊醫師!你先看一下這個病人。」護理師黑皮叫住剛吃完午餐回到外科急診診間的楊維奐,將一個綠色版夾塞到她手中。

楊維奐低頭望著檢傷單,不解地問:「這病人怎麼會掛外科?」

黑皮繼續掰開玻璃小瓶,抽取藥液,頭也沒抬地回答:「病人要求掛外科,你先去看看。」楊維奐聳聳肩走向診療區。

「你好,顏婷芷嗎?請問妳哪裡不舒服?」

2017年5月8日 星期一

痔瘡藥不藥


痔瘡藥不藥

文/ 劉育志

簡醫師剛結束住院醫師訓練,升任主治醫師之後便開始有自己的門診。過去幾年的時間幾乎都穿著拖鞋關在開刀房裡,這會兒換上皮鞋坐在診間,對他而言是很不一樣的體驗。

「看診還好嗎?」我一邊打開便當盒,一邊閒聊。

「好也不好……」

「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