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0日 星期三

電影《悲慘世界 Les Misérables》做好當Miss Miserable的準備

  

電影《悲慘世界 Les Misérables》做好當Miss Miserable的準備

文/ 白映俞



初識《悲慘世界 Les Misérables》這齣音樂劇,是在高中的英文課。

縱然礙於升學壓力,個頭嬌小的英文老師還是喜孜孜地發給全班一人一張A3大小的紙張。

裏頭密密麻麻地排著悲慘世界音樂劇的歌詞。

還特別請音樂老師放 悲慘世界音樂劇十週年紀念演唱會版本 的片子給大家看。

在那之前我從未看過如此氣勢磅礡的音樂劇,

一看,馬上被尚萬強、芳婷、愛波寧等人的歌聲征服。



像首次聽到“On my own”這首歌時,我甚至還沒真正談過戀愛,就一整個淚流不止。

接著後來每次英文課的下課前十分鐘,

英文老師就會請我們拿出那張A3歌詞大全,

一首一首地為我們解析英文和歌詞後的背景故事。

這個片段成為我高中時代最美好的記憶之一,

似乎讓我們這些鎮日埋首於書堆的小鴨子,

偶爾有那麼一瞬間,也能擁有像天鵝翱翔空中的時分。


所以,不意外,考上大學後我拿到一些獎學金,

馬上拿去買悲慘世界10週年紀念演唱版的原裝CD。

自此之後,就一直聽一直聽,聽到現在還在聽。

所以,我本來對電影版的悲慘世界不敢抱持著太大的期待。

歌聽得滾瓜爛熟,劇情也知道,看電影版還能給我多少驚喜呢?

  

結果從開場看到金鋼狼休傑克曼飾演的囚犯尚萬強,馬上悲從中來。

那紅眼、消瘦、和眉頭緊閉的模樣真是不可思議的逼真,

立馬讓我完全進入劇中狀況。

要知道,這一部音樂劇最特別的是“現場收音”!

並不是在兩個月前進錄音室錄音樂、後製、再到拍片場配音樂演出。

而是“現場收音”!




每個角色都要邊演邊唱,光想就好困難。

但身為貫穿全劇的主角,休傑克曼真的是太有說服力了。

甚至,不覺得他在演戲啊,整個就是尚萬強附身。

每句歌詞經過他的詮釋,都活了過來。

不論是被神父赦免後的懺悔、當上市長後的堅定和再度懷疑、和變成柯賽特父親後的慈祥,

層次都不同。

僅管與十周年的版本差異很大,少掉很多花式的唱法,我還是相當喜歡。




第二個出現的重要角色是由羅素克洛飾演的警官賈維。

可能在聲線上的不足,讓羅素克洛變成最費力在唱歌的人。

反而在演戲及歌聲上都交不出太優秀的成績。

 


安海瑟威的芳婷,從清秀女工一路淪落至妓女。

劇中安海瑟威落髮又細瘦,(不過胸部還是和《愛情藥不藥》時一樣大!!!) 

唱出被蘇珊大嬸唱紅的I dreamed a dream。

是說像這首有豐沛情感的歌曲,真的不適合用美聲方式唱,

像安海瑟威唱到連鼻涕都流出來,無語問蒼天的模樣,就完全收服了我。

唉,當時(與現在許多)女生的願望(I dreamed a dream),

就是當燒完美好青春時,能換到一個可靠的老伴長期飯票

可是,芳婷燒完美好青春後,卻換到一個混蛋情人和無法照顧孩子的悲哀。

而安海瑟威真的表現出眼前所有門都被關上,最深沉的呼喊。

 


酒館老闆泰納第夫婦是劇中非常有趣的角色,

每當觀眾流淚到不行時,他們倆就會跳出來緩和情緒,

那種肆無忌憚的表情及話語,不愧是最佳綠葉。

 


另一個正妹亞曼達是讓人出乎意料的美聲女高音,

可惜成年珂賽特這個角色發揮的地方不多。

別誤會我的意思,她表現得很棒,不過角色讓她無法太令人驚艷。

飾演與珂賽特相愛的馬留斯,由艾迪·瑞德曼飾演,超帥。

我必須坦承之前聽音樂劇不太愛這個角色,

感覺上是個還沒長鬍子的遜咖,根本是泡泡棉花糖般的男性。

但,電影版裡的馬留斯,成功地演繹出為理想衝動及情竇初開男孩的兩種特色,

激動時唱歌唱到臉頰及身體都會抖動。

從起義時的激昂,到傷癒後的倉皇孤獨(empty chairs...),

瞬間像老了十歲的表現賦予了這個角色無比的生命力。

   

超正!


   


泰納第夫婦之女,暗戀馬留斯的愛波寧,

這次由十分腰瘦(這個時代還有人的腰那麼細!)的Samantha Barks飾演。

音樂劇中深植人心的On my own一曲,

導演讓其配上大雨磅礡,更添無奈及蒼涼的意境,但綿綿情意仍然不斷。

或許,這就是電影與音樂劇不同之處。

電影加上的視覺元素,確實能將觀眾的感官經驗向上提升。

 

電影後段最大的靓點,就是學生們的起義革命。

這又是一個讓人淚崩的點。

人民有憤怒的熱血,想要揮別封建的過去!

人民想看到璀璨未來的首道曙光!想揮別的漫漫長夜!

問題是,主政者聽到了嗎?(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其他的人民也願意透過犧牲自己的現在,爭取未來制度方面的改善嗎?

既得利益者,誰肯放出到手的好處呢?

 

答案(至少在這片)是否定的。

起義的學生們雖背負理想,卻難逃被殲滅的命運。

然而,幸好我們有雨果的文字,有音樂劇,有電影,

讓我們心底總有個聲音: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a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to start when tomorrow comes.



在悲慘世界裡,我們看到,個人永遠可以對未來保持樂觀,

尚萬強能遇上主教,芳婷能遇上尚萬強就代表著

"門"不會全部關上,我們無須絕望。

但整個社會的未來,需要多數的公民做出同樣的選擇。

操之不在我,利益衝突太大,眾人的犧牲奉獻會有所保留。

寄望改變社會,是一條漫長辛苦又可能沒有回報的路。

百餘年來,這個問題依舊存在每個公民的內心:

為了改變這個社會,我們到底願意做出多大的努力?

我們願意放下多少,願意怎麼站出來,還是一切充耳不聞繼續沉默呢?像巴黎街頭緊閉門窗的人兒。

我們深怕犧牲是不值得,眾人均裹足,就讓社會走到絕境。

If we want to ask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WE MUST SING ALOUD.

    


看完電影走到洗手間,發現好多觀眾都哭了。

好多女生到洗手間擦眼淚,補被淚哭花了的粧。

所以,除非你想讓自己看起來更悲慘一點,

否則看悲慘世界時請畫上防水眼線。


多虧了非常優秀的導演,一群非常優秀的演員群,和美術設計等等....

他們共同打造出來的成果,

讓熟知劇情及音樂的觀眾依舊受到無比的感動。

非常推薦進電影院觀賞電影悲慘世界。



(確實回家單聽 電影原聲帶就會覺得音樂無法與 音樂劇 相比

 但電影播放的時候,感受會跟著演員當時的表情動作走,

 就覺得他們唱得字字句句可說是刀刀見骨。)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