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無雷心得分享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無雷心得分享


文 / 白映俞


翻開書之前,我沒看過任何關於此書的簡介。


因為相信村上春樹就是招牌。


開頭第一段話我反覆唸了兩次。


「從大學二年級的七月,到第二年的一月,多崎作活著幾乎只想到死。」



反覆讀兩次的原因是,沒想到村上會寫出這樣的話作為開頭。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意外。



展開小說不久,主角多崎作為什麼想死這件事情已經漸漸明朗。

多崎作從中學開始,周邊的好友就是色彩大軍。


紅男,藍男,白妞,黑妞…


當沒有色彩的多崎作某日意外被色彩軍團掃地出門後,


他活著就幾乎只想到死了。


其後讓多崎作稍微振作的友人灰田(又是色彩大軍!!!),


帶回白妞彈奏李斯特音樂的鋼琴琴聲,


帶來與魔鬼交易的浮士德般故事化外篇,


(化外篇主角名為綠川,也是色彩大軍!!!)


而灰田的存在卻不似琴鍵黑白分明,是這麼灰濛濛的一片。


烏雲飄來,烏雲散去。


留下了迷與謎。



三十六歲,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終於結識另一位沒有色彩的女性─沙羅,

在沙羅的建議下,多崎作決心對過去進行巡禮,


探索色彩大軍遺棄他的主因。



看到這裡,我心又一揪,


「該不會進入湊加苗推理小說的各說各話之鬼打牆狀態吧!」



當然,沒有。


背離多崎作近二十年的色彩大軍,


幾乎都回歸琴鍵黑白分明的模式,


坦誠以對多崎作藏在心中的困惑。



記憶可以隱藏,歷史卻無法改變。



看得知秘密的多崎作如何調整往後步伐讓我有點心急。


為了知道多崎作與沙羅的後續,


我翻書的速度不禁愈來愈快,


畢竟,這是冷靜而經常很酷地保持自己步調的多崎作,


卻也是個掉在深井裡獨自掙扎的多崎作,

這是隱藏記憶的多崎作,


這是無法改變歷史的多崎作,


這是好像握有自由,


卻一路思考要如何運用這份自由的多崎作。



是本讓人讀到最後都會帶有問號的書。


或許就像村上春樹過去寫得:


「死並不是終結生的決定性要素,


在那裡死只不過是構成生的許多要素之一。」


這些死亡影響了那些生命,而不是純粹地終結掉生命。


而死亡帶來的問號仍舊會持續。


我們,大概還是要多發掘點死亡之外的驚嘆號、頓號、破折號,才能持續生存吧。




而顏色這件事,眼前的黑不是黑,那白也不是白。

但,看得見顏色的話,生命也許會完全不同。


如果看得見顏色的話。

(其實,沙羅是一種白花喔~不是完全沒顏色的~)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作者:村上春樹

譯者:賴明珠

出版社:時報出版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