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1日 星期四

性命急


性命急

文/ 劉育志 

中年男性吃完喜宴後不小心走路跌跤,在左眉上方多了道半寸長的撕裂傷。那先生笑嘻嘻地描述事發經過,一旁穿著入時的老婆,不時補充兩句。

「會不會頭暈?」醫生問。

「不會。」

「會噁心?」

「不會,不會!」


人有失足,跌個小跤是司空見慣。淺淺的傷口需要縫合,約莫半刻鐘便能搞定。

醫生解釋道:「先生,頭部外傷最重要的是觀察,如果有出現劇烈頭痛、嘔吐、手腳無力、胡言亂語,則表示可能有顱內出血…」

「沒啦!沒啦!」男子噗嗤笑出聲來,「沒那麼嚴重啦!」

醫生聳聳肩,道:「那待會兒會幫你把傷口縫起…」一句話沒說完,急促的跑步聲,推了擔架闖進門來。

「在交流道下騎機車與客車發生車禍,抵達現場時,傷者意識模糊,轉送的途中已量不到血壓心跳。」EMT大哥(緊急醫療救護人員)很明快地敘述發生經過。

「備插管,心電圖,備血,輸液…」醫師繫上口罩,血液中的腎上腺素迅速湧出。手指摸了頸動脈,「沒有心跳,心臟按摩!」

眼角瞥見床上的血紅迅速擴散,掀起被單,是相當嚴重的骨盆骨折,鮮血由撕裂處傾盆而下。故事飛快進行著,生命跡象懸在一線,時有時無。

不知過了多久,身邊突然冒出一句話:「醫生,什麼時候要幫我先生縫傷口?」是方才那位時髦的老婆。

醫師一愣,心想,「大姐您別鬧了。」不過,回答還是得有點禮貌,「小姐,那個傷口較不急,我們待會兒會幫你處理。」

「不急?」老婆拉高音量講:「都送到急診了,還說什麼不急,你到底還要我們等多久?」翻臉比翻書快!

醫師只能召來駐警,把一干家屬都給請出去。關上了門。

急診是給性命急,不是給性急。上館子可以等,買東西可以等,來了這兒,為何便一刻鐘都等不得?

望著一地的血漬,不禁想問:人啊,什麼時候你才會長大?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