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6日 星期四

血腥的膽量


血腥的膽量

文/ 劉育志

邱先生被推進急診室的時候,胸前還掛著一部頗有分量的相機。他是位雜誌的攝影記者,因為在捕捉畫面時太過專注,被欄杆絆倒,膝蓋上也就撞出了一道5、6公分的撕裂傷。

這類傷口裡總是會參雜許多沙粒和小石子,所以在縫合傷口前需要作一番清理。

平常在處理傷口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會很緊張,所以我們會請患者躺下來,不然偶爾會有患者在見到自己的傷口之後就癱軟昏厥過去。邱先生倒是決定坐起身來,興味盎然地瞧著,瞧著我挑出砂石並修剪著破損的傷口。


過了好一會兒,我拿起針線準備進行縫合。邱先生訕訕一笑,道:「醫生,縫傷口的時候,我可以拍照嗎?」

「拍照?」

邱先生指了指傷口,道:「對呀,從小到大還沒有摔過這麼嚴重,想說要留個紀念。」

「嗯,行啊。」我放下針線,移開手術燈的強光,方便他照相。

「不用,不用。」邱先生搖搖手,「你一邊縫,我一邊拍就行了。」這麼做完全符合攝影記者忠實記錄影像的作風。我也就在「喀嚓!喀嚓!」的快門聲中,一針一針的進行。

「你不會怕血腥呀?」我問。

「不會啦,自己的腳,沒什麼好怕的。」邱先生道:「而且,新聞跑久了,大概什麼畫面都看過了。」

「這樣跑新聞很辛苦喔。」

「跑新聞倒是還好,能夠在事件的第一現場報導還挺過癮的。比較討厭的是,現在為了『收視率』,上面有時候還會派我們去『做新聞』。」

「做新聞?」

「是呀,上次主管叫我們去做個鬼屋的專題報導。」

「哇嗚!你們膽子這麼大,還拍到鬼屋去呀。」

「不是我們膽子大。」邱先生搖搖頭道:「那些什麼十大鬼屋、百年鬼屋,都是騙人的,其實根本就都沒什麼嘛。我們在哪裡搞超久,最後才搞出幾張符合陰森標準的恐怖相片,好讓我同事可以煞有其事地寫一篇報導。」

「每次都在扯什麼刑場遺址,」邱先生頗不以為然,「拜託,刑場死的人恐怕也沒有醫院的一半多,真要這樣比,你們才是最有膽量的人啊!」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