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7日 星期二

何苦為難?



轉載一位學妹寫的文章。

女生走外科已經相當少見,願意選擇心臟外科更是罕見。

學妹很認真,卻被環境一再的打擊。

這是她在急診室裡見到的故事,寫得很傳神,讓人幾乎可以聽到急診室裡的吶喊。看完只有不忍與不捨。


---------------------------------------------------------------

何苦為難?

文/ 胡祐寧


在同梯大家的幫助之下,我也收集完了要考外專的資料,急急忙忙地寄出去了。

寄出之前,有那麼點猶豫:我真的想要這張執照嗎?

考外專要交出大學畢業證書,考試院及格證書,醫師證書,PGY訓練證明。

法官說,密醫沒有執照,醫不好是小事;醫生有執照,醫不好要賠三千萬。

我真的想要這張執照嗎?

在六大皆空裡面,現在最水深火熱的應該算是急診,至少對我而言是。

小醫院的醫生護士都跑了,病房都關了;大醫院的病房都滿了,急診就塞爆了。

被照會的醫師們,沒人喜歡接到急診打來的電話,那意味著你得生出一張床來收病人,或者是安排一間開刀房幫病人開刀,或者兩者兼是。

每一次下去急診看照會,我都覺得那些醫師像在土石流裡掙扎,那個位置我知道我自己是做不來的。

其實現在在急診苦撐的那些醫師,有些是咬牙硬撐的資深急診科醫師,有些是年輕的內外科醫師,因為沒有更好的位置所以「暫時」去急診;而對急診有興趣有抱負的年輕醫師不是沒有,只是為數不多。

我真的知道急診很忙,無論如何我寧願在醫院連續待上七十二小時值班,也不願去上一次十二小時的急診班。

但是在自己很忙碌的時候接到急診照會,還是很難忍住心底浮起的那些抱怨/推託/質疑。

有一日,急診學長電話打來,說有個病人因為消化道出血來,但是現在發生unstable angina(心絞痛),上一次做心導管的時間是半年前,那時候有建議病人CABG(冠狀動脈繞道手術)但是病人決定先用藥物治療,這次來CV(心臟內科)已經看過了,病人有意願開刀,所以請CVS(心臟外科)直接評估要不要收住院。

這電話意味著我得生出一張ICU(加護病房)床,跟一台近期得開掉的CABG。

我那時候心上有千萬個嘀咕,消化道出血耶,心絞痛耶,怎麼會是我們收……

大家手上都沒什麼病床可用了,很難不推託。

但是我當時忍住了,不是因為真的能忍住,是因為對方是以前CV的學長。

在這裡一定要先撇開CV與CVS的恩恩怨怨來講一下,走內科如果想要帥,一定要走CV。

當然你有可能毫無生活品質,每天接亂七八糟的照會單接到爆氣,可是CV一定是內科第一帥,CV CR生涯絕對可以診斷出一大堆STEMI(心肌梗塞)然後帥氣地衝導管室拼90分鐘。

(撇開CV與CVS的恩恩怨怨)真的,好帥。

急診那頭打電話來的是以前的CV CR(心臟內科總醫師),以前曾經多次拯救過當小住院醫師的我,我實在沒辦法對學長說出質疑的話來。

所以我就去急診了,只是一邊翻著病歷一邊還是想著我要怎麼推掉這個病人,眼睛偷瞄著忙碌的學長,滿頭大汗的他被病歷與病人家屬淹沒著,就像在土石流裡浮沉。

就在這個時候,專科護理師打了一通電話給某科總醫師,大意是要照會他們。

我猜對方大概問了一句「為什麼要照會我?」,畢竟這種句子我也問過。

於是專科護理師把電話拿給學長,學長耐著性子說:「因為腸胃科說要照會你們,所以要請你們下來看。」

我猜對方又問了一次,「為什麼要照會我?」

然後我就看學長近乎崩潰地對著電話大吼:「因為腸胃科說要照會你們!!我們很忙!!不要再為難我們了!!!」

看到那一幕之後,我立刻打消了推掉病人的念頭,乖乖地打電話給主治醫師,找加護病房把病人收上去。

我知道電話那頭的某科總醫師一定也不是故意的,他講的話就跟我忙碌的時候接到電話會講的話一模一樣。

還是不免覺得哀傷,台灣的醫療走到這樣,醫護被病人/病人家屬/健保局/衛生署為難,然後醫護人員之間還要彼此不停地為難。

後來我被自己科的學長嘲笑,怎麼會收了這樣一個病人住在加護病房,這一住要好幾天,也許未來幾天的開心手術都會因為加護病房床不夠而被擋刀。

是啊,我也曾經想過要推給腸胃科或心臟科,但是想到急診學長汗水淋漓大吼的場景,我實在不想再為難他。

前些天走到最沮喪的日子,辦公室裡的同事問我要不要乾脆走醫美,我一邊哭一邊說如果可以轉業我絕對不要再當台灣醫生。

那幾天我不停地在查求職網站跟公職,發現念醫學根本沒有什麼其他路走,我的條件拿出來大概就只能去申請「高中畢業,無經驗可」的工作。(大部分要求要大學畢業的工作也都需要有工作經驗,不然就是要外語能力)

那時候非常沮喪,非常灰心,對於台灣人民的信心都消失了。

我連看個台灣形象廣告都覺得這廣告是騙我的,大家都說「台灣人民很善良」,可是善良的人怎麼會一天到晚控告/謾罵/毆打努力救治他的醫護人員。

我不懂,真的不懂。讓我每天跟我的工作夥伴們即使百般不願也必須為了捍衛地盤而互相為難謾罵,我到底是生活在一個多麼善良的島上。

閱讀更多胡祐寧的文章:真正在乎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