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5日 星期四

「當醫生不用實習,考駕照不會開車」─ 朝令夕改都是為了醫療品質?

   

「當醫生不用實習,考駕照不會開車」─ 朝令夕改都是為了醫療品質?

/ 劉育志



餐飲學校有實習、技職學校有實習、師範學校有實習,不過從此以後醫生不用再實習。

我們得先恭喜醫學生,以後可以早一年畢業。

還要恭喜所有的患者,往後在醫院遇到的醫師「人人有牌」!

對於這樣一個看似皆大歡喜的政策,咱們該要歡天喜地?還是得膽戰心驚?



如同開場所說的,各行各業幾乎都要經歷實習的過程,做菜、修車、教學、審判、消防、做麵包、抓小偷,無一例外。實習的目的最主要是讓人學會運用書本的知識。

當醫生需要實習,因為《醫師法》裡規定,「經實習期滿成績及格,領有畢業證書者」才能參加醫師執照考試。

暫且不論實習品質的優劣,這項規定已經存在了幾十年,還曾經鬧得風風雨雨。

不久前對於波蘭醫學生的資格認定爭議,便是由此而生。

20094月面對波蘭醫學院的畢業生,台大醫院表示暫不考慮錄用資格受爭議的醫學畢業生。整個事件也越演越烈。

  



對於這個問題,教育部高教司何卓飛司長表示:「醫師執業涉及國人的生命安全及健康維護,...,這樣也同時管制到我們的醫療品質及未來整個人力資源的管控。」[1]

衛生署也表明:「持國外學歷報考國內醫師考試,需經學歷甄試通過,並於衛生署指定之國內醫療機構實習期滿,成績及格,始得參加。」





衛生署醫事處處長石崇良說,目前醫學生實習要求,國內約為48~52週不等,以時數換算,台灣約為8千小時,國外約2千小時、是台灣的四分之一,留學國外的醫學生要參加台灣的考試,需要有相當的實習時數。【中廣新聞20090709



經過一番激烈的討論,最後對《醫師法施行細則》做出修訂,並於第1-2條中明白規定了臨床實作之科別及週數或時數,合計應達四十八週或一千九百二十小時以上。

這次事件,衛生署、教育部、考選部以「維護醫療品質」之名,要求醫學生需要實習才有參加醫師國考的資格,一場爭議落幕



才短短的三年的時間,政策卻突然大大轉彎,過去官方堅持醫生需要實習的決定,變成了醫學系念6年,全部都不需要實習就能考醫師執照。

來看看長官們怎麼說。



教育部今天說,102學年度起,全台醫學系修業年限從7年改6年,避免過去第7年以學生身分到醫院實習,可能有觸法疑慮。【中央社20121112 

教育部高教司專門委員朱俊彰表示,醫學系學生實習不具醫師身分,容易涉及醫療行為而觸法,對學生和病人均沒保障【聯合報/20121113



兩相對照還真是讓人一頭霧水。



過去幾十年,醫學生依法實習;

現在改口說,實習可能觸法?



不久前為了醫療品質,堅持全部都需要實習才能考醫師執照;

這會兒又說為了醫療品質,所以全部考完醫師執照再來實習?

  



反反覆覆的說詞,到底誰該生氣?



民眾當然需要生氣!

醫學知識從書本到臨床之間,其實有一條巨大的鴻溝。檢驗、診斷、用藥、治療,都只有在實際的臨床工作才有可能學會如何運用。

本來的實習醫師沒有權限開醫矚,需要資深醫師指導下才能開立處方。

未來的醫師,雖然有了執照,不過其實等同於完全不會的實習醫師,但因為有了醫師執照,所以可以合法開藥做治療。

謹慎一點的人會找學長姊確認,莽撞一點的人可是會逕自下決定,受傷害的究竟是誰?

在醫院裡打滾這麼多年,相信我,那將是一件極端危險的狀況。



醫學生當然也要生氣!

提早送上的執照,就代表會被直接當成醫師來運用,縱使還有太多的不會、不熟、不懂、不知道,只要有了執照就得扛下一切,沒有任何緩衝的餘地。

長官說:「不要怕!醫院安排資深醫師罩你!」

孩子,別傻了!在人力如此缺乏的時候,醫院長官只希望有人值班就好,那有可能安排多餘的人力陪同值班。

半夜遇上不會處理的狀況,難道要擲茭、抽籤、丟骰子嗎?



至於「實習涉及醫療行為會觸法」云云呢?

 在現行制度下,絕大多數的醫事人員在考執照之前都被規定需要實習,這許多醫事人員涉及的實習內容明明也都是各式各樣的醫療行為呀。

既然說涉及醫療行為會觸法,那理應速速取消所有醫事人員的實習,怎麼可以陷學生於不義啊!

同理,大概所有醫事人員都能扣掉實習,提早畢業,提早考照,提早服務國人,那醫療品質肯定是大大提升囉?!

   



會在短短三年出現這樣徹底的大迴轉,實在耐人尋味。

實習乎?不實習乎?竟然都是為了提升醫療品質,指鹿為馬,怎麼說都算數。

  



這樣顛三倒四的劇變,背後的目的恐怕只是為了因應日漸惡化的醫師荒。

既然缺醫生,就叫大家快快畢業,大家統統都有照。管他會不會開車,反正全部都有駕照。

殺雞取卵,揠苗助長,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上個世紀也曾有過一段類似的歷史或可比擬,納粹曾經組織「希特勒青年團」,本來是準軍事單位,但是隨著戰事吃緊,許許多多的孩子也被送上了戰場…

  



寫這篇文,反對的並非「取消實習」,

我們反對的是這種朝三暮四、朝令夕改的荒唐行徑,國家每一項政策的制定與實行都不該如此反覆

茲事體大,醫治的是人體,不是大體呀!


[1] 立法院公報,第九十八卷第三十期,委員會紀錄。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