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9日 星期三

《好奇頻道》當人體成為試驗品


  
《Curiosity Channel》當人體成為試驗品

 Miss Cu(白映俞) & Mr. Cu(劉育志) 


「人為什麼會生病?」可能自古早時代,大家就會如此問蒼天。

「這是上天的懲罰!」最早洞悉人類心理學的宗教領袖們這麼告訴著人民。

因此各民族間流傳最早最早的治療方法,都是從看似有超自然神力的巫師身上獲得的。

然而,除了超自然的力量外,人類還是持續找尋著有形的藥物。


但什麼是食物,什麼是藥,什麼是毒,

剛開始當然大家霧颯颯搞不清楚。

甚至,各種器官的功能及人體內的運作,

大家也不明所以。

這時就不得不提到經典的「神農嚐百草」。

相傳神農氏有透明的肚皮,內臟清晰可見,因此他辨別各式各樣的草藥時都親自嘗試,只要藥草是有毒的,服下內臟就會呈現黑色,還可以知道什麼藥草對哪一個人體部位有影響。

但最後試到一種含有無法可解的劇毒草藥,便犧牲了生命。

(當然以現在的角度來看這個故事實在不太合理,大家還是就當故事吧。)

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聊的主題:「人體試驗」。

在人體上進行醫學實驗,就稱為人體試驗。

人體試驗是醫學研究進步相當重要的推進器,沒有人體試驗,我們不會知道人的體內是怎麼一副長相?(除了人心隔肚皮外,肝膽胰脾腎也都隔著肚皮啊!)

更不會知道各種器官的功能。

沒有人體試驗,我們也很難了解藥物的治療效果,人類能忍受的最高劑量,以及藥物帶來的副作用。

像神農氏這樣的直接在自己身上做試驗的行為,稱為「自體試驗」。

第一個故事這麼的感人肺腑捨己為人,

有點像在等跳舞機時,前一個人拿了120個combo一樣,下面的人要怎麼玩下去呢?

嗯,我們會繼續講很多更驚悚的真人真事。

讓大家了解到,醫學的進步真是仰賴萬骨枯的堆砌啊。

西元前三、四世紀的希臘化時代裡,赫洛菲洛斯(Herophilos)是第一位被譽為「解剖學之父」的醫師,

他發現大腦是智力中樞,也發現脈搏的重要性,還發現動脈中存在的是“血液”,而非亞里斯多德所說的“空氣”。

(沒錯,這些知識看似很一般般,連百萬小學堂都不願意出的題目,卻是人類歷史發展很久很久之後才得到的喔。)

另外,赫洛菲洛斯還創建了世界上第一所醫學院。

 

然而,這些發現怎麼來的?

據說,赫洛菲洛斯除了對屍體進行大量解剖外,

至少還對600名活人囚犯實施“活體解剖”!!!

(Vivisection,這些畫面真的很不優,好奇寶寶們請自行狐狗。)

靠著活生生把人切開直接觀察,才有如此驚人的成就。

(是說,史上第一家醫學院不知道該不該改名為屠夫學院?)

伊本·西那(Avicenna)(西元980年-1037年)是中世紀著名的醫學家,他寫了本《醫典》(The Canon of Medicine),成為十七世紀以前歐亞大陸最主要的醫學教科書和參考書。

  

《醫典》裡也提到了新藥測試的法則,細節我們在此處就不一一列出,

但在這個有系統及定量的實驗方法裡最後一條,伊本·西那寫上“藥物實驗一定要在人身上完成,因為在獅子或馬身上有用的藥物對人可不一定有用。”

所以,鐵錚錚的事實擺在眼前。

大家都會生病,為疾病所苦。

大家都想要自己生的病有藥醫。

但這個藥物不會憑空飛出來,而是有許多人親身試出來的。

而且,試驗的過程絕對死傷慘重。

人稱免疫學之父的愛德華·詹納(Edward Jenner),生長在十八世紀天花相當流行的歐洲。

他發現擠牛奶的女工多數曾感染牛痘,同時,女工很少再患上天花。

他推測,染上牛痘後就比較不會得天花。

因此在自家兒子及鄰居小孩的身上劃了幾道傷口,接種牛痘漿,讓男孩們染上牛痘。等男孩的牛痘康復後,再替他們接種天花。

之後男孩們完全沒有受到感染,也證明了接種牛痘疫苗確實能讓人對天花產生免疫。

  

由於愛德華·詹納的發現,使得醫學發展進步到“疫苗”的觀念,也讓人類逐漸控制天花這個可怕的疾病。

天花的致死率很高,約三成的感染者會喪命。

估計在二十世紀中,天花導致3億人死亡。

因為愛德華·詹納的發現,天花在1977年從地球上消失。

但是即使這個實驗相當成功,我們還是會偷偷地猜測,他們家兒子會不會因此懷疑自己的身世?

不然怎麼會有老爸把孩子拉去接種當時還常是不治之症的天花呢?

 
(圖:天花病毒)

還有還有,曾經導致過毀滅性疫疾的黃熱病,死亡率高,傳染性也強。

曾在非洲、美洲、和加勒比海岸相當肆虐,甚至巴拿馬運河的修建也因為大批工人染病死亡而停擺。

到十九世紀末期,Carlos Finlay提出黃熱病是由蚊子媒介的傳染病,但還有大部分的人認為是環境髒亂引起的感染。

那要怎樣確定病原是哪一種呢?

當時要開挖巴拿馬運河的政府急著想知道答案,因此1900年美國軍醫Walter Reed在古巴主持一個實驗。

在實驗的剛開始,Walter Reed人不在古巴,由約翰霍普金斯的年輕學者Jesse Lazear領頭。

他們讓受感染的蚊子叮咬五名軍人,十天後Jesse Lazear也讓蚊子叮咬了自己,但沒事發生。

在實驗進度僵持,毫無進展之際,實驗團隊中的內科醫師James Carroll站出來自願讓蚊子叮,數天後產生嚴重的黃熱病因而過世。

(可能身心俱疲的) Jesse Lazear又讓自己再被蚊子叮一次,這次就因為黃熱病而去世。

第一段落的實驗就這麼悲劇地收尾了。

實驗團隊的醫師們獻出自己被受感染的蚊子叮咬,接著一個個染上黃熱病而死。證明蚊子叮咬確實可以傳染黃熱病。

     

Walter Reed匆忙回到古巴開啟第二階段的實驗,這次的實驗多了另一組。

他讓有些受試者待在有著黃熱病患者衣物及體液的環境,試驗是否環境髒亂會帶來黃熱病。

另外,蚊子叮咬的部分也改變了。

他們改成直接注入黃熱病患者的血液!!!

這兩組人就住在不同的古巴帳篷裡。

同時,這次每個受試者會拿到200元的黃金補償。

若後來真的得到黃熱病,則能拿到500元的黃金補償。

這些錢分別相當於現今約八千元美金及兩萬美金。

這個實驗結果在數人死亡後是大獲成功。

Walter Reed證明蚊子是黃熱病傳染的重要媒介,因此撲滅蚊子是減少病例的有力手段。

他四處宣傳控制蚊蟲數目的重要性。巴拿馬運河也在整頓施工環境及撲滅病媒蚊後順利完工。

我們不禁納悶,怎麼會有人赴死當志願者呢?

多年後有個受試者說:「反正在這個地方,我遲早會被感染上黃熱病。當個自願受試者還可以多少拿點錢呢。」

不過,當然大家並非如此義無反顧。

由於上次實驗,醫師們因蚊子叮咬而壯烈犧牲,據傳這次的實驗志願者都想選髒亂環境,而不願意接受血液傳染的那個項目。(其實還是滿心不希望得到黃熱病的啊!)

進入二十世紀後,一連串的戰爭及世界大戰將人體試驗的悲劇拉抬到頂峰。

糾…竟…

人體試驗這條路還有多少慘絕人寰的故事,

請待下回分曉。


延伸閱讀:《好奇頻道》殺人如麻的人體試驗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