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1日 星期一

重回車諾比


重回車諾比

文:劉育志

攝影:Pedro Moura Pinheiro


1986年4月26日的凌晨,蘇聯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的4號反應爐發生爆炸,釋放出大量的放射性物質,成為人類史上第一個嚴重的核子災變。

方圓三十公里有十多萬居民被撤離,核電廠附近的車諾比與普里皮亞季兩個城市成為空城。

二十多年過去了,大片區域依舊不宜人居,一切彷彿凍結在意外發生的那一刻。

讓我們跟隨攝影師的腳步,重回車諾比。



從衛星照片裡也能感受到一片荒蕪與死寂。


車諾比核電廠從1972開始興建,本來預計興建12座反應爐,

在四號反應爐爆炸之後,計畫中止。圖為未完工的冷卻塔。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這是未完工的五號、六號反應爐。雖然停止興建,但是在爆炸之後,一號、二號、三號反應爐仍持續運作,所以工作人員需要冒生命危險進入廠區工作。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這是車諾比核電廠的四號反應爐。

 

四號反應爐爆炸之後的空照圖。 


為了阻止放射性物質持續逸散,蘇聯派遣數十萬人進入車諾比趕工興建了一個巨大的「石棺」希望能將它封存。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但是經過二十多年後,石棺漸漸毀壞,使得依舊活躍的放射性物質又有逸散的風險,

所以必須興建新的防護罩。 


發生核災後,有許多救難人員殉職,這是為他們豎立的的紀念碑。因為暴露於強烈的輻射,又沒有適當的防護,再加上蘇聯政府刻意的隱瞞,真實的死亡人數並無法估計。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車諾比核電廠西北邊的普里皮亞季是為了核電廠而興建的城市, 居民大多是核電廠的員工及眷屬。


前往普里皮亞季的路標。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因為這是蘇聯投注大量資源打造的核子城市,所以居民享有很不錯的生活水平,各種設施一應俱全。

當年,蘇聯境內除了莫斯科以外,只有普里皮亞季可以買到香奈兒的香水。但在核災發生之後,這裡就成了「鬼城」。未來數百年也都將杳無人跡。

 


這是普里皮亞季的廣場。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廣場旁十六層樓高的公寓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普里皮亞季的飯店。

牆上可以見到黑色人影塗鴉,這是有人偷偷畫上去的,當然是非法的作品。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廣場旁的文化中心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普里皮亞季的遊樂場原定於5月1日開幕,但是4月26日就發生核子災變,因此成了來不及開幕的遊樂場。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刻意擺上的布娃娃讓場景更是蒼涼。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沒有尖叫聲的遊樂器材。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許多地方都藏著塗鴉,提醒人類這一場悲劇。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遊樂園裡的碰碰車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廣場旁十六層樓高的公寓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公寓的郵箱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想要按電梯的小女孩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停在頂樓的電梯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從公寓的頂樓眺望荒廢的普里皮亞季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普里皮亞季全景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玩具車與小男孩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寂寞的孩子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喧鬧不再的幼兒園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幼兒園裡的遊戲間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幼兒園牆面上的掛圖,這應該是「乖寶寶指南」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普里皮亞季的幼兒園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和主人失散的鞋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睡午覺的小床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水岸邊被棄置的船隻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從衛星相片可以見到更多棄置的船隻和車輛。

 


當年參與救災的裝甲車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車諾比核災十周年紀念碑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車諾比核災二十周年紀念碑  

 
Photograph by Pedro Moura Pinheiro 


曾經繁華的普里皮亞季已人去樓空,只留下繽紛的壁畫。

 

二十多年過去了,人們對於車諾比事件的記憶或許已經淡去,但是車諾比事件其實沒有結束,更巨大的防護罩正在建造之中,試圖禁錮埋藏於石棺中依舊活躍的放射性物質。

車諾比在地圖上所遺留下來的疤痕是如此怵目驚心,人類已然付出了慘痛的代價,而人類究竟記得了多少,或學到了多少?

 

延伸閱讀:鬼域車諾比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