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

醫院裡的王子殿下


醫院裡的王子殿下

文/ 劉育志

三不五時就會有人出面要求「病歷中文化」,其實呀,病歷裏頭寫中文一點兒都不稀奇,甚至還有漫畫圖解呢。

記得有一回,賴醫師在查房的時候忽然暴怒,「靠!這是什麼東西啊!」只見他臉部扭曲睜大眼睛瞪著一本病歷,好像看到鬼似的。

「怎麼啦?」我們幾個人好奇地探過頭去。才看了兩秒鐘,老周就抱著肚子笑得前俯後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病歷的主人是位大腸癌患者,術後恢復很順利,也準備開始進食,不過在前一天夜裡突然發高燒。值班學弟在接到主護的通知後,便做了處置,也在病歷上留下了記錄。

他的記錄淺顯易懂,已臻化境。病歷上是這麼寫的「發燒→冰枕→好了」。千萬別以為他是刻意敷衍草率行事呦,因為在這幾個字旁邊,他還分別畫上了發燒不適的臉孔、一顆冰枕以及一個笑臉,徹底將病歷圖像化。護理站裡的工作夥伴聽到風聲紛紛前來瞻仰這份空前絕後的病歷,莫不嘖嘖稱奇。

但是賴醫師可一點都笑不出來,他拿著電話對著屬名「阿克」的學弟破口大罵:「你覺得病人為什麼會發燒?咳嗽有沒有痰?傷口有沒有化膿?尿液的狀況怎麼樣?身上的管路有沒有感染?需不需要做血液培養?」這些均是臨床工作最基本的問題,處理任何發燒的病人都要一一檢視,不該用一顆冰枕打發,也不是畫一個笑臉就能解決。

「病歷上想寫中文、寫英文、畫圖解都隨便你,不過一定要有邏輯,要分析可能導致發燒的原因,然後安排不同的檢查,找出問題解決問題。」賴醫師罵完之後,恢復理智諄諄教誨。倘若診斷治療毫無邏輯,無論病歷上寫什麼文字,都救不了病人。

掛掉電話之後,賴醫師嘴裡嘟噥著:「這麼基本的處理都不會,他到底是怎麼畢業的呀?」

「靠他老爹。」阿克的同學說。

「真的假的?」

「嗯,他老爹是某醫院的院長,所以大學時代有很多作業都是老爹派人替他完成。為了準備考試,老爹也曾經叫住院醫師幫忙翻譯教材。」

「呦,王子殿下也太享受了吧。」老周挖苦道。

「而且,他從來不寫出院病歷,積了一大疊,統統都是老爹找人幫他處理掉的。」

聽到這裡,賴醫師的眉毛整個糾結在一塊兒,「像他這樣什麼都不會,以後是要怎麼辦?」

「放心吧,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夠升主治醫師,然後接主任,假以時日老爹的位置就是他的囉。」老周揶揄著說:「啊!你死定了,你剛剛竟然對未來的院長大人破口大罵。」

「呸,不然我能怎麼辦,寫這種東西難道還要誇獎他不成?」

「哈哈哈,你可以在旁邊畫一個『讚』呀,風格很搭呦!」我握拳比出大拇指,又笑彎了腰。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