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日 星期二

《別睡,這裡有蛇!》來自亞馬遜叢林的神主牌

  

《別睡,這裡有蛇!》來自亞馬遜叢林的神主牌

文/ 白映俞



嘿,這是蝦米碗糕?

看這個書名,應該不會知道這本書是在寫什麼吧!


但這本書是我相當喜愛的一本書喔!內容很生動。

主要是一個超有愛心的傳教士─丹尼爾.艾弗列,

帶著妻子及三個年幼的兒女,住進亞馬遜叢林中鮮為人知的部落─皮拉哈族。



這個皮拉哈族散在叢林中的人數頂多只有三四百人,

他們說著自己的語言,不和外界溝通,

而這個語言之前也不為其餘人種了解。

因此這個傳教士要帶皮拉哈人一起上天堂之前,

他有個超困難的任務─學習皮拉哈語。

學習一種有上百本教科書的語言都很困難了,

(to me at least!)

更何況是學習一種完全沒有教科書的語言呢!

丹尼爾住進部落,每天利用生活的點滴,

企圖和皮拉哈人搭起友誼的橋樑,創造溝通的平台,

慢慢地學習這個語言。

但當他和家人住在孤絕的部落,

就等於把自己暴露在一個未知的環境,

沒幾個星期,他的太太和女兒就因為嚴重的瘧疾,差點送命。

有時,部落的男人喝酒之後,

甚至會衝動地想要“收拾”掉丹尼爾一家人;

這位傳教士就靠著無比的信念,

點點滴滴地累積和族人的感情,

和對皮拉哈語言的認識。

   

皮拉哈語裡只有3個母音與8個子音

但每個皮拉哈語的動詞,卻至少有65千種可能形式!

自由發揮的空間相當大,

只要處在不同的背景,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詮釋,

而皮拉哈人互相溝通之間都聽得懂。

他們甚至常常更換名字,

因為在叢林裡,他們會和相遇的祖靈交換名字。

在體會這些語言發展的同時,

丹尼爾更察覺到“為什麼有這樣的語言產生”,

語言的產生是一群人思想的結合或記載,

跟文化發展息息相關,

例如,皮拉哈語人不會對著兒童說“童言童語”,

因為在原始的環境裡,大家都得對自己的生存負責,

當兒童長到三四歲,就得張羅自己的吃穿,

越早進入適者生存的世界,就不需要童言童語。

聽起來很殘酷,但是大自然就是這樣運作的。

當丹尼爾試著去分辨許多“文明人這樣想”和“皮拉哈人這麼想”,

就發現許多文明帶來的包袱和成見,

在原始的環境生活其實是不需要的。

於是經歷三十年部落生活後,

最令大家訝異的是,丹尼爾從傳教士變成了無神論者!

(我得坦承,唸到這裡實在太讓人驚訝了!)

並因此與家人有很大的爭執,與妻子離異。

原因呢?

書中丹尼爾說的這段話,實在是寫得太棒了:

「皮拉哈人讓我瞭解到,

   即便沒有天堂的慰藉與地獄的恐懼

   也能有尊嚴並心滿意足面對生命

   帶著微笑航向生命的混沌深淵。」


在原始的環境下容不下弱者,

大家也不會花心力救助看來坐以待斃的人,

因此皮拉哈人從頭到尾就不覺得自己需要被救助,

每個人都是面對生命的勇士。

的確如此,一個人行善與否,不應該是為了來世,或是死後世界而改變,

現在做好事或做壞事,那是個人的決定,

也馬上會應證這個的決定是好是壞,

應該不需要個神佛來保證人的長遠未來,或教導如何做出令人滿意的決定。

皮拉哈人總是活在當下。

   

我想作者並非強調適者生存,

但如果我們沒有努力過,又如何說自己是個該被保護的人呢?

民主精神常常被誤用為民粹表現

往往會選擇忽視別人的努力,而只是要求“齊頭式的假平等”,

只看到別人的優勢,卻沒有看到別人為了克服劣勢所做的努力。

想打倒擁有較多的人,卻不想了解,他們是如何流汗打拼。

每個人該為自己的生存做努力,

不為了恐懼地獄,不為了夢想天堂,

是因為“別睡,這裡有蛇”,

只要一熟睡,就會讓危機四伏,險象環生。

最終,才會到達自己的天堂。


  



別睡,這裡有蛇!:一個語言學家在亞馬遜叢林

作者:丹尼爾.艾弗列特/著、馬汀.薛勒/攝影

原文作者:Daniel Everett,Martin Schoeller

譯者:黃珮玲

出版社:大家出版社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