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 星期四

出生 英文證明


出生 英文證明

文/劉育志


前些日子忙碌的產房住進了一位「貴客」,或者應該說是自以為尊貴的貴客。


帶著行李到產房報到的她,刻意將滿口洋文掛在嘴邊,恨不得昭告天下她是長年旅居美國的「大人物」。


從填寫懷孕相關紀錄開始,護理人員就吃足了苦頭,只要沒聽懂她的語言,就得忍受一番像是「英文不是從國中就開始教了嗎?」這類的冷嘲熱諷。

婦產科醫師們當然也不好過,對於穿著短袍的住院醫師,她可是完全沒看在眼裡,答起話來愛理不理。吃過虧的眾人皆是啞巴吃黃蓮,後來便以「她」來稱呼這位貴客。 



陣痛待產的時候,她的脾氣很大,醫護人員還可以理解,畢竟處在陣痛的狀態下,多數人都無法心平氣和。但是在生產完後,她依舊氣燄高張。無論是頭痛、腹痛、傷口痛、脹奶痛,她都要求得到立即有效的解決。

因為沒人有辦法讓她順心,所以任何事情都得請主治醫師親自說明。短短幾天的住院裡,遭殃的可不只有婦產科醫師,替他執行麻醉的麻醉科醫師跑了好幾趟,連照顧新生兒的小兒科醫師也被迫到病房回答她的質問,因為她不信任護理人員的衛教內容。


雖然主治醫師多次告知,狀況穩定後就能出院,不過她倒是打定主意多住幾天,享受有人照顧、隨傳隨到的服務。「反正很便宜啊!」她毫不掩飾,相當直白地表示。 


聽到她終於決定要出院的時候,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好不開心。


產房書記協助辦手續時,詢問道:「請問需要幾份出生證明?」她數了數份數之後,特別強調:「給我英文證明就好。」


書記很貼心地提醒:「如果要報戶口,可能還是需要中文證明喔。」


她搖搖頭,冷冷一笑:「嘿!我才不希罕你們中華民國的國籍咧!」


在耗用醫療資源,糟蹋完醫護人員之後,竟還拋下這樣的一句話,令人不勝唏噓。咱們總是以廉價醫療沾沾自喜、甚至引以為傲,最後換來的卻是輕賤與鄙夷,這樣真的值得嗎?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