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日 星期二

人肉市場


人肉市場

文/劉育志


秦先生是個工程師,掛著一付厚厚的眼鏡,整天都與電腦為伍,連在醫院洗腎的時候都帶著自己的平板電腦,忙個不停。自從腎臟衰竭之後,每周3次、每次4個小時的血液透析就成了例行公事。


雖然很早就登錄在腎臟移植的等待名單上,但是由於器官來源非常有限,秦先生等了幾年都沒有機會。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聽說某位洗腎的病友出國去了,印尼、印度、大陸、菲律賓都有,最遠還有人到巴基斯坦。大夥兒心知肚明,這絕對不是賞心悅目的旅遊行程,而是慘烈的「購物行程」,也就是在人肉市場上購買腎臟。 

經過打聽,境外移植的結果有好有壞,不過渴望擁有新腎臟的秦先生,最終也追隨他們的腳步飛了出去。 


結果很幸運,手術順利也恢復良好,回國之後秦先生的新腎臟功能相當正常。能夠脫離洗腎的生活,家人都很高興,偏偏秦先生卻鬱鬱寡歡。 


「唉,早知道就不去搞這種事了,造孽啊……」秦先生眉頭深鎖,嘆了口氣,「我回來才曉得,這種交易根本就是詐欺。」 


「本來我以為這種交易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各取所需。窮困的人用一顆腎臟換來幾百萬,就足以改善一家的生活,又能讓下半輩子衣食無虞。畢竟新台幣200萬元等於是當地人30年的年收入。」 


「後來我才知道,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那些年輕人挨了刀,少了腎,結果只會拿到新台幣2、3萬元,剩下的錢幾乎全都被掮客拿走。」 

「更可怕的是,因為鄉下地方都沒受過什麼教育,聽說器官掮客都是這樣告訴那些鄉民,他們說腎臟的形狀和大小都和芒果差不多,而且跟芒果一樣,摘下來之後還會再長出來,對身體健康一點影響都沒有,所以才能輕易拐到一堆年輕人去把腎臟賣掉。」秦先生苦笑道:「搞到後來芒果沒有長出來,身體全搞壞了,而他們依然一窮二白。」 


抽血報告上的良好數據沒能帶給秦先生太多歡欣喜悅,心裡頭只有矛盾的複雜的滿是愧疚的五味雜陳。




臺灣的病人最幸福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