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3日 星期五

春藥知多少


春蟲媚藥 知多少

文/ 劉育志

家喻戶曉的金庸小說《天龍八部》中,「天下第一惡人」用「陰陽和合散」陷害困在石屋中的段譽和木婉清,據稱,這種強力春藥霸道異常,「能令端士成為淫徒,貞女化作蕩婦,只教心神一迷,聖賢也成禽獸」。

網路上不時會見到招攬生意的廣告,極露骨的促銷各式春藥,如「快樂粉」、「迷情水」、「催情咖啡」、「西班牙金蒼蠅」等,皆宣稱可以挑起女人性慾,要價不菲,縱使浮誇無稽,卻極受歡迎。

雖然春藥是讓女人服用,但是這些春藥存在的目的常常都不是為了女人,而是肖想女人自動投懷送抱的男人。

古籍中稱「春藥」為「媚藥」,來源遍及動植物,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水中游的統統都有。西元9世紀《北戶錄》記載有南方人將「紅蝙蝠」當成春藥,「紅蝙蝠出隴州,皆深紅色,惟翼脈淺黑,多雙伏紅蕉花間,採者若獲其一,則一不去,南人收為媚藥。」由於紅蝙蝠經常成雙成對,當一隻被捕捉時,另一隻不會就此離去。這種看似深情的行為表現,使紅蝙蝠成了春藥的候選人。在過去這種藉著行為表現或形狀來推論「藥效」的思維非常普遍。

西元11世紀,宋代的《証類本草》將蚱蜢列為春藥,為何會出現如此離奇的聯想,蚱蜢究竟是如何和春藥扯上關係的呢?讓我們來瞧瞧他的解釋,「形長小,兩股如石蟹,在草頭能飛,螽之類,無別功。與蚯蚓交,在土中得之,堪為媚藥。」原來啊,他們認為蚱蜢能夠「與蚯蚓交」,所以有資格被當作春藥。可是,蚱蜢真的會跟蚯蚓交配嗎?

當然不會,且讓我們稍稍了解一下蚱蜢的生殖過程。雄蚱蜢的腹部末端有交配器,能夠將精子送入雌蚱蜢的受精囊,待精子和卵子受精之後,雌蚱蜢會將腹部末端的產卵管插入土壤中產卵,經過一段時間便能孵化出小蚱蜢。或許就是這個產卵的過程,讓古人誤以為蚱蜢和蚯蚓在交配,進而將蚱蜢當成了催情春藥。對於莫名犧牲的蚱蜢,以及吞服蚱蜢的婦女們來說,這都是場充滿誤會的無妄之災。

另一個被當成春藥的小蟲子,說來亦會令人大吃一驚。書中是這麼說的,「有蟲曰隊隊者,形如壁蝨,生有定偶,斯須不暫離。夷婦有不得於夫者,飼於枕空中,則其情自翕合。土官、目把、富夷之妻,皆不惜金珠易之。」壁蝨是靠吸血維生的寄生蟲,宿主很廣泛,家禽、家畜與人類都會受到侵襲。由於壁蝨鮮少單獨出現,所以被解讀為「出必雌雄隨」,並進一步推論可以「入媚藥,治夫婦不合」,甚至價值幾兩黃金。

然而,壁蝨在吸血的過程中可能傳染多種疾病,將這種小蟲養在枕頭中顯然不是個好主意。再說,男歡女愛豈是靠一帖春藥就能甜蜜圓滿?



臉紅心跳的好色醫學2》貓頭鷹出版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