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不用討論那麼多,給我零風險!


不用討論那麼多,給我零風險!

文 / 白映俞

「我是老師。」看見術前訪視的麻醉科醫師走進病房,患者馬上表明身分,並說:「我的聲音很重要,你是明天幫我插管的人嗎?你要注意可別傷到我的喉嚨。」

這位二十多歲年輕女老師患者得了甲狀腺癌,相對來說,是較前景樂觀的癌症。不巧的是,切除甲狀腺的手術本身也有機會傷到返喉神經,影響發音。而當麻醉科醫師正想與患者溝通時,患者又說:「你不用跟我說很多,告訴我一大堆手術中可能發生的事情。你以為什麼都告訴我,出事了你就沒事嗎?不可能,我一定會告死你。你要講的這些我都不想聽,我只要你保證我開刀沒事。」

於是,麻醉科醫師沉默了...他知道,對這樣的患者而言,醫師把麻醉同意書及手術同意書寫得再詳細也沒用,醫師把麻醉及手術內容講得再清楚也沒用,這樣的患者只希望醫護人員一肩扛起她的健康問題及所有的人生風險,患者甚至把對年輕罹癌的氣憤全都投在醫師身上。

「我們確實做不到百分之百,零風險的麻醉。很抱歉浪費您的時間。」麻醉科醫師說:「只能請您另請高明了。」

-------------------------------

為了忠於原述而寫出職業,請別誤會我要謾罵任何職業。老師絕對是個非常重要且須要大家尊重的職業。我最愛牛寶寶的打擊樂及律動老師了。(完全趁亂告白~)

在這段敘述中我只是想要表達,醫師再怎麼專業再怎麼小心,也沒能讓麻醉或手術的風險值為零的。手術和麻醉還是會機會帶來有大大小小的併發症,只是有的機率高,有的機率極低而已。

每個人生病都會情緒不好,但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平時多補充醫學知識,多注意自己的身體。萬一生病了,就要好好了解自己要如何面對及處理這個疾病,要接受哪些藥物或手術治療。患者身邊的人也有責任義務,假使你重視親人朋友的健康,請陪著患者走出困境,一同認識疾病,瞭解治療方式,而非砲口一致對抗醫護人員。要對抗的,是疾病,是疾病,是疾病。不要恐嚇醫護人員,別要求醫護人員百分之百擔起患者康復的責任。再怎麼說,身體是自己的,如果自己及親友都這樣棄之不顧,那我們究竟為何而活呢?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