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5日 星期四

直腸怪人(一)


直腸怪人(一)

文/ 白映俞 醫師

早晨七點,楊維奐走進外科病房的醫師休息室,找到正對著電腦螢幕舞動的史軒。當螢幕上的麥可傑克森唱到「The kid is not my son」時,史軒也跟著振起雙臂打了個轉,剛好看見後方躊躇的楊維奐。

「學長,我是這個月要跟你的實習醫師。」楊維奐怯生生地開口,對驚擾學長練舞感到很抱歉。

「幹嘛一副見鬼的樣子,我又不是在跳《顫慄》。」史軒說著,馬上變身從墳墓爬出來的殭屍,一邊聳肩甩頭,一邊僵硬地拖著腳步向楊維奐逼近,用嘶啞的聲音說:「學妹,外科裡的怪人很多,我剛好是最正常的一個。」

楊維奐不知道該接什麼話,只好露出硬梆梆的傻笑。

「第一天到外科是吧?」史軒回復人形,自顧自地問:「吃過早餐了嗎?今天有一大堆刀,不要昏倒喔。之前有個實習醫師剛刷完手就昏倒在手術台上,我們只好撤掉布單,重新消毒。幸好他不是昏倒在病人的肚子裡。」


「已經吃過了。」楊維奐回答:「我…應該不會昏倒啦。」

「不會就不會,幹嘛還要加個『應該』?」史軒加重力道說:「有信心一點,未來三個月你就是外科醫師。」

「知道了!」楊維奐也刻意加大音量,表現出一點二十五歲女孩的活潑精神。

「有沒有事先跟你同學交班呀?曉得病人的狀況吧。」

「交過班了。」楊維奐點點頭,問:「學長,上刀前你能先帶我去看看病人嗎?」

史軒看了她一眼,道:「你有沒有男朋友?」

「啊?」唐突的問句讓楊維奐愣了一下,才小聲回答:「有。」

「班對?」

「嗯。」

「那妳今天是怎麼起床的?」

史軒的問句再度讓楊維奐摸不著頭緒,懾嚅地說:「我們沒有同居…」

「誰管你們有沒有同居啊?」史軒道:「我只是想知道你們身上有多少外科魂。」

見楊維奐露出尷尬的笑容,史軒說:「拜託,這很準的。看第一天上班的狀況就曉得適不適合走外科,八九不離十。有人是自動起床,有人會擔心睡過頭,所以設了兩個鬧鐘,有人則是緊張到整晚都沒睡。」

「還有人是接到我的電話才醒過來。」史軒再度變身殭屍,露出猙獰的臉孔,說:「這種人通常會被我剝皮。」

「我是自己醒過來的。」楊維奐連忙道。

「很好。不需要鬧鐘就自動醒的人大概都算有點外科魂。」史軒又回復人形,補了一句:「說到這,我通常是被大便叫醒的。我這人就是一條腸子通到底,說話超直接,所以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鬧鐘,不是夢想,而是我的大便。其他學長都叫我『直腸人』。妳要這麼叫也可以。」

快速巡過一輪住院病人後,史軒領著楊維奐往開刀房前進。

「今天妳被排去跟王醫師的刀,知道該注意些什麼吧?」史軒問。

「不要惹他生氣…」

「別傻了,他肯定會生氣,人家可是『外科之神』啊。」大家會替王醫師冠上「神」這個綽號,當然不是恭維,「王醫師是剛愎自用的『無可救藥加強版』,在開刀房裡,一切都要以『神』的旨意為依歸。」

史軒說著說著,還順手在胸前畫了個十字架,裝神弄鬼的語氣讓楊維奐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不要笑,為了顯示自己的與眾不同,『外科之神』的想法、做法都和大家不一樣。不順他的意,會被罵。就算一切順著他的意,還是會被罵。」

「為什麼?」

「他會罵你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史軒撇撇嘴道,頭搖晃地像波浪鼓似的。

「那我該怎麼辦?」

「最好什麼都不要問,也不用怎麼辦,隨時注意準備把手縮回來就對了。」

「縮手?」

「是的,他脾氣一來就會用器械戳人,跟他上過刀的人無一倖免。」

來到更衣室門口,史軒雙手合十,躬身道別,嘴裡還不倫不類地說:「神愛刺人,施主請多多保重。」

戰戰兢兢度過兩個小時後,楊維奐終於能送患者到手術後恢復室,恰巧又在恢復室遇上史軒。

「還好嗎?」

繼續閱讀

加入好友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