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3日 星期四

醫療品質放水流


醫療品質放水流

文 / 白映俞

當住院醫師時,很受到幾位資深的專科護理師幫忙。有這些資深老大姊在,我可以知道很多患者住院時的細節。患者傷口狀況好不好,有沒有什麼抱怨或心願,她們都非常瞭解。

阿姊們偶而會說:「某某床的傷口不太對勁!」還是「我覺得某某床怪怪的!」這些資訊都是無價之寶,有經驗的護理人員絕對能嗅出死神的蹤跡,提醒醫師防範未然。

其中專門處理人工肛門的我們稱為「造口師」,而我們醫院裡的造口師是阿姊中的阿姊,非常資深。不過妙妙姊一點都不顯老,每天都是推著小小換藥車,帶著笑容及活力跑遍整間醫院處理患者的人工肛門,每天盯著患者肚皮上的新肛門,評估新肛門長得好不好,有沒有突出來或掉進肚子內,還要幫忙在並非平面的肚皮上貼上密封袋,接住從新肛門流出的糞水。

有人肚皮凹、有人凸,怎麼有辦法貼的這麼美觀又牢固?當實習醫師時,我會跟著妙妙姊出發換藥,見識好手藝,看她邊輕手輕腳地收著糞水,邊與患者聊天兼教學,有時還要處理瘜肉及感染,讓我由衷佩服。許多剛裝人工肛門的患者及家屬心情都非常低落,甚至不敢直視自己的肚皮或糞水袋,而妙妙姊就會很溫暖地陪著他們,替他們解答各種問題,並漸漸習慣人工肛門的存在。

有次我走在醫院被妙妙姊叫住:「我覺得26A床需要加個軟便的!我經過那房廁所時聽見他大便是『咚』的一聲好大聲。」這床患者並不是妙妙姊的防守範圍,但她依舊敏銳地注意患者的狀況。

現在,妙妙姊要退休了,退休前半年妙妙姊即告訴醫院主管自己的退休計畫,但醫院並不打算先找個新人來傳承妙妙姊的多年經驗並交接工作,反而一副「資深員工等於高成本」的態度,認為妙妙姊早退早好,這樣醫院才能引入更便宜的人力…妙妙姊如此肯做又努力做,從來都不是愛抱怨的人,但累積數十年的經驗被院方棄如敝屣,讓我們都深深感到不值!

近幾年來,醫院高層的唯利是圖與忽視醫療品質的程度真讓人愈來愈覺得寒心,一整個打腫臉充胖子,似乎只要推出「醫師」、「護理師」等人形立牌就可以塘塞患者,醫療人員的經驗與內涵完全不重要,反正出了事情大家自己看著辦。甚至更多時候連人力都不足,患者從不知道他們接受手術時,沒有麻醉科醫師在場,手術房內可能只有一個嚴重過勞的外科醫師加一位刷手護理人員…更別說那種夜班一個護理人員要照顧30多床,而醫師的守備範圍是超過百床的狀況了。

每次寫這些東西總會有人留言說,「講這個有用嗎?」「你們有辦法改變現況嗎?」我當然也知道這些都是狗吠火車。但想想甘地說的:「你的行動或許沒有意義,但你還是非做不可。這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為了讓你成為不會被世界改變的那個人。」所以我們需要把事實說出來(這真的不是抱怨),當有愈來愈多人覺醒並正視每況愈下的醫療品質,我們才有機會改變這個扭曲錯誤的制度。

有朝一日,每個人都會變成病人,我們真的不希望醫療品質是像坐溜滑梯一般直直落下!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