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3日 星期六

灑尿英雄救美人


灑尿英雄救美人

文/ 劉育志

「醫生,她的手被蜜蜂螫了。」王小姐在同學的簇擁下進到了急診室,手臂上纏了一條毛巾。

「什麼時候發生的?」我問。

「大約3個小時前。」王小姐一臉慘白,身邊同學們七嘴八舌地幫忙回答:「今天我們社團去爬山,結果出發沒多久就被蜜蜂螫了。因為距離醫院比較遠,所以我們有先進行急救。」

我抬起王小姐的右手,正準備拆掉毛巾,便聞到一股異味。「你們是如何急救?」我問。

「我們用尿急救。」一號男同學立刻回答。

「尿液可以中和毒液。」二號男同學補充說明。

「為了不要讓尿液乾掉,我們一路上都有持續補充。」三號男同學為了英雄救美,顯然貢獻了不少。

才解開毛巾,熱氣蒸騰的尿騷味便撲鼻而來,我不禁閉住呼吸,蹙起眉頭。只見王小姐白皙纖細的手臂上覆蓋了一層厚厚的泥巴,不難想像,這就是同學們用來急救的「尿泥」。

在巫術主宰一切的古老年代裡,尿液經常被拿來「治病」,無論是頭痛、腹痛、喉嚨痛、下痢、咳嗽、流鼻水,都會拿尿給患者喝。遇上蜂螫、蛇咬、蜘蛛咬時,也是立刻解開褲帶撒一泡熱騰騰。

西元4世紀《肘後備急方》中的「治卒蜂所螫方」便建議「取人尿洗之」,或者「刮齒垢塗之」,也就是拿牙垢當藥膏塗在患處。

西元7世紀《備急千金要方》中,孫思邈教導民眾用「尿泥」來治療。

西元18世紀的外科教科書《瘍醫大全》建議「手抓頭垢,用鹽擦」,或者找個正在哺乳的婦人,討點乳汁用「人乳搽之」。甚至還有這麼一條藥方,「陽物上垢,手捏擦傷處」,也就是請男人捐出包皮垢來治療蜂螫。

這些荒誕的藥方當然無法治病,不過流傳到了今天非但沒有消失還被穿鑿附會出許多似是而非的道理,正如二號男同學所說的「尿液可以中和毒液」。

我一邊沖洗王小姐的手臂,一邊告誡諸位灑尿英雄:「其實尿液沒辦法中和毒液,而且蜂螫跟皮下注射很類似,進入組織的毒液將被吸收,壓根兒無法靠外敷來去除,更不可能搞什麼酸鹼中和。還有,千萬別在傷口上塗泥巴,這樣等於是邀請細菌大軍入侵,倘若遇上破傷風桿菌或肉毒桿菌,可會要人命啊!」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