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5日 星期二

難道要餵病人吃香灰嗎?


難道要餵病人吃香灰嗎?

文 / 劉育志


凌晨二點半,王醫師被電話鈴吵醒,是來自急診室的緊急照會。如同過去無數個夜晚,王醫師披上外套前往醫院準備處理急性腹痛的病患。

那是一位八十多歲的老翁,躺在推床上氣息奄奄,因為意識模糊,只能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陪在一旁的外籍看護比手畫腳,用極為有限的詞彙說著大家都搞不懂的病程。


電腦斷層影像顯示老翁的腹腔裡有大量的空氣。正常時候空氣只存在於腸胃道中,若是空氣逸散到腹腔內即代表著有腸胃道穿孔。腸胃道穿孔之後,消化液會流入腹腔,造成劇烈疼痛,並在短時間內引發腹膜炎與敗血症,屬於嚴重的腹部急症,對於年邁體衰的病患更是危險,死亡率非常高。

聯絡好開刀房、加護病房,王醫師盯著電腦斷層的切面,心裡盤算著手術計畫,希望能用迅速有效的方法來進行,好保住一條命。王醫師曉得對這類重症患者來說,手術只是第一道關卡,後續還得面臨敗血症、呼吸衰竭等諸多考驗。


經過一個多月的照顧,王醫師終於鬆了口氣,老翁不但恢復意識,也順利拔管,且能由口進食。


在出院之前老翁特地訂了個蛋糕請大家吃,帶有重獲新生的含意。為此王醫師感到很欣慰,能用一夜不眠換回一條命實在是種不可多得的福分。偏偏這些美好在幾個月後徹底變調。


有天下午,王醫師氣急敗壞地走進辦公室,或者說是「撞」進辦公室。在重重地甩上門後,王醫師握緊拳頭仰天大吼:「幹!變態!」


「怎麼啦?」小李探出頭問。


「他馬的!健保這些審查委員真‧是‧王‧八‧蛋!」王醫師咬牙切齒,兩隻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


「又被刪了?」看他憤怒的樣子肯定是被整得很慘。


「上回那個老先生,開完刀後在加護病房住了一個星期,結果就直接被刪了三天。」王醫師道:「八十幾歲的老人臟器穿孔、敗血症,開完刀後住加護病房很過分嗎?憑什麼說刪就刪,我都還擔心會沒辦法拔管咧,審查委員竟然覺得病情太輕,不該住在加護病房。」


「審查委員又沒看到病人的實際狀況,只憑紀錄上的血壓、心跳就逕行判斷是否需要加護病房實在太霸道了。」這種悶虧大家都遇過,也都只能啞巴吃黃蓮。


「加護病房被刪就算了,這回竟然還把抗生素刪掉!核刪的理由是『使用第一線抗生素即可』。」王醫師道。


「他們每次都這樣,只要血液培養沒長菌,就會亂刪一通。」小李搖了搖頭。


「嘿,最荒謬的就是這裡,因為第一次血液培養沒有長菌,病人卻一直發高燒,所以就做第二次血液培養,看能不能抓到細菌,結果卻連血液培養都被刪掉。」王醫師抱著頭:「老人發高燒敗血症是有辦法撐幾天,我能夠不做治療嗎?那會死人耶。實在搞不懂把抗生素和血液培養刪掉的用意何在,難道要我去擲筊然後餵他吃香灰嗎!病人掛了誰要負責?」


「唉…」小李拍拍王醫師的肩膀,「你做得沒有錯,病人也救活了,別氣別氣,審查委員都是這樣『為核刪而核刪』。」


「嘿嘿……35萬……」王醫師有氣無力地說:「這個病人零零總總被核刪了2萬多,放大13倍後,要罰35萬……這跟搶劫有什麼兩樣?」因為病歷審查是用抽樣的方式進行,因此有所謂的「放大倍數」,使罰扣金額變得非常驚人。


「其實大家都曉得,主要是健保缺錢,只好用這種手段明目張膽地賴帳。」小李道:「最可笑的是,他們還常沾沾自喜地發布新聞稿邀功,說什麼替人民把關,省下了上百億的醫療費用。」


「哼!健保沒錢是事實,既然沒錢為何不爽爽快快地公告『醫療費用一律打八折給付』,幹嘛要把人當成小偷安上一個『浮濫申報』的罪名,只為了填補他們的財務缺口。我可以半夜不睡覺出來開急診刀,但是逼我揹這種不可理喻的黑鍋,門都沒有!」忿忿不平的王醫師在暴怒之後有種虛脫的感覺,頭暈腦脹地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值得被這般對待。


大多數人應該都不曉得,其實這種核刪機制完全無助於全民醫療費用的控制,因為健保採行「總額支付制度」,無論花費多少、核刪多少,由健保支出全年份的醫療費用是早已訂好的「一口價」。「省下上百億醫療費用」的說詞,壓根兒就只是不切實際的話術罷了。為此而影印的數十萬本病歷與龐大的行政資源形同虛耗空轉。


更可怕的是,蠻橫無理的核刪機制已讓許多人承擔莫須有的罪名,終於失望地離開,再也不回頭。




醫龍物語》作者:劉育志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