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 星期二

被作業吞噬


被作業吞噬

文/ 劉育志

「時間過得真快,馬上就要放寒假了。」我說。

「嗯,又得跟寒假作業戰鬥囉。」賴醫師道。

「看來你很有經驗。」

「是呀,講到寒暑假作業就有氣!上回他們學校發了一張清單列出十本書名,要求每個人挑一本寫讀書心得。這種做法的出發點是鼓勵孩子讀書,不過,結果卻適得其反。」

「怎麼說?」

「我兒子平時超愛看書,每次到圖書館都借一堆書,大概2、3天就能看一本,可是學校規定的書單完全提不起他的興趣,勉強挑了一本書,有一搭沒一搭地讀了兩個多禮拜都讀不完。這種書單根本是在扼殺孩子閱讀的樂趣。」賴醫師道:「每年台灣都有數萬本書出版,精采好書多不勝數,何必硬性規定10本書,而且都是《蘇東坡傳》、《孔子的智慧》這類書籍。他們固然有其歷史地位,但是在人類文明中出場過的人物那麼多,為何非要指定這幾位?」

賴醫師繼續道:「究竟誰有資格認定這十本書比其他幾十萬本書更好、更值得讀?誰又有資格要求每個孩子念同樣的書?再說,規定所有的孩子念同樣的書,到底有什麼好處?」

「閱讀這檔事的確勉強不來,遇到喜歡的書,幾十萬字都嫌少,遇到不喜歡的書,連一頁都看不下去。」我深有同感。

「他們還要背『聽董大彈胡笳兼寄語弄房給事』。」賴醫師忽然念了一串拗口的文字。

「這是什麼?」

「一首古詩的標題。」賴醫師嘆了口氣,道:「單單這首詩就有將近兩百個字,他們還得背十幾首,開學就要考試。」

「考什麼試?」

「要考默寫。」賴醫師很無奈,「我覺得詩詞很美,偶爾也會跟孩子分享,但是在搞不懂意涵的狀況下,要求孩子囫圇吞棗像念經一樣強記,根本是謀害孩子的精力和時間。」

「除了這些作業之外,還要畫圖。」賴醫師道:「畫圖本來是很開心的事情,他可以從外太空畫到海底世界,偏偏學校規定要畫一張『反校園霸凌』。」

「原來設計寒假作業,還要搭配政令宣導。」我忍不住笑了。

賴醫師語重心長地道:「老實說,我深深覺得,派這種寒暑假作業,用考試、分數強迫孩子浪費精力去完成空洞、徒具形式的內容,本身就是一種霸凌啊。」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