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6日 星期三

說不得的罪該萬死


說不得的罪該萬死

文/ 劉育志

在醫院裡遇到教授並不稀奇,要是能遇到「很會開刀」的教授,那才真是稀奇。

寫這種關於大教授的文章,總是讓人很掙扎。要是寫了嘛,最怕有人搶著對號入座,徒生困擾;要若不寫出來,實在是梗在心頭,不吐不快。

好多年前,我是實習醫師,初次進入臨床工作便來到外科。

當時,蔡頭學長是總醫師,人帥、幽默、技術好,讓他成了我們這些後生小輩的偶像。

這天夜裡,有位腹膜炎的患者需要剖腹探查,因為人手不足,所以我就成了他的唯一助手。

手術結束後,學長一步步的示範如何持針,怎麼縫合傷口。

這時,麻醉科莊醫師氣急敗壞地走進來,嚷嚷著:「搞什麼鬼啊!許教授進來開一台闌尾炎,都已經快3個小時,從半身麻醉改到全身麻醉,傷口越開越大,竟然連闌尾都還沒有找到!這種刀交給蔡頭根本就只要30分鐘嘛!」

流動護士問:「許教授怎麼會自己進來開呀?」

「聽說那是他的好朋友,所以就親自動刀,結果搞得一塌胡塗。」莊醫師邊說邊搖頭,「蔡頭,你趕快過去救他啦!」

小小年紀的我一心想看學長多表演幾台刀,見他默不作聲,便小聲地問:「學長,我們要不要過去幫忙?」

學長淡淡一笑,「學弟,等你走了外科,一定要記得,這種刀萬萬開不得。」

「為什麼?」

「在這種狀況,如果刀開不下來,是罪過;如果開下來了,更是罪該萬死。」學長眨了眼,道:「你想想看,大教授開了3個小時都還搞不定,如果不小心被我們開下來了,那大教授的面子可要往哪裡擺?」

「小心,刀是不難開,但是往後日子可就難過囉!」學長這一段話真是字字珠璣,晚輩受用無窮。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