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1日 星期日

急診格鬥場


急診格鬥場

文 / 白映俞

「秋芬昨天被打了!」一大早來到醫院,這個消息就迅速傳開來。秋芬是急診室的護理師,手腳俐落也很有經驗,聽到她被打之後,大家都很憤慨。

秋芬上小夜班,這段時間也是飲酒作樂的高峰期。幾杯黃湯下肚之後,大腦的理智往往就被沖到九霄雲外,鬥毆鬧事、酒駕闖禍永遠都是層出不窮。

不只受傷的會送到急診室,連醉到不省人事的也會被送到急診室,每天夜裡急診室都是酒氣沖天。

酒品好的人會呼呼大睡,不吵不鬧不惹事,來急診室只當是借個床睡,但是這樣的人寥寥無幾。

絕大多數的人在酒精的影響之下都是胡天胡地,把醫院當成酒家,把醫護人員當成沙包。

在急診室走一遭,你絕對可以感受到人類野蠻原始的一面,什麼形象廣告都是騙人的。

秋芬就是在替一位酒醉的中年人抽血的時候遭受攻擊,因為距離很近無處閃避,不但重重挨了一拳,還差點兒被手裡的針頭扎到。可憐的秋芬雖然被打得頭昏眼花,但是因為人手不足,還是得強打著精神上班。

「學姊,聽起來好可怕喔。」奇奇學妹是實習醫師,這個月剛輪替到急診室,她的身材嬌小,聽到這種暴力事件自然會感到憂慮。

「的確很可怕,在急診室已經有好幾個學長被酒鬼打過了。基本上只要值班的次數夠多,就一定會遇到的。」我嘆口氣道:「唉,酒精真是害人不淺啊。」

「天天都有人酒後駕車,把自己或把路人撞得稀巴爛。我也遇過有人喝醉酒後和人起爭執,就潑汽油恐嚇要縱火,結果在吵完架後又傻傻地點香菸搞成了自焚。」

關於酒鬼的故事真是說也說不完:「對了,最恐怖的一個,是喝醉酒後跑去臥軌的。送來的時候,右腿和身體完全分家,擔架上就這樣放著一條腿。」

為了要保存斷肢,當時還去找了一個大桶子裝滿冰塊,偏偏那條腿又粗又長,沒辦法完全裝進桶子裡,所以還露了一截在外頭,實在很引人側目。

奇奇學妹聽得目瞪口呆,這些場景對剛踏入醫院的他們來說,應該還太過震撼,所以我便換了個話題。

「你們在急診上班要小心,還有一種經常遇到的不定時炸彈,就是藥物成癮的病人。」講到這個,連我自己都餘悸猶存:「這大概是我最接近『被打』的經驗了。」

「學姊,你也被打了?!」

「差一點啦。」我無奈地點點頭:「有次我在守夜班急診的時候,來了一個配西汀[1]成癮的大哥。這位大哥的癮頭很重,當天下午已經在門診打過兩支配西汀止痛藥,結果隔不到三個小時,又回到急診喊痛,要求再多打兩支配西汀。」

我一邊說著,一邊比劃,當天的情景依舊歷歷在目,「我看過病歷之後,就告訴這位大哥,不能在短時間內施打如此大量的配西汀。我勸他要到門診就醫嘗試戒斷配西汀成癮的問題,不要常跑急診來打止痛藥。」

「他拿不到藥一定很不爽。」奇奇學妹聳聳肩說。

「是啊,他超級不爽,開始大聲喊著:『醫生本來就要解決病人的不舒服!妳是醫生就應該要開藥給我!』」

「我閉上嘴不想跟他起衝突,結果他就肆無忌憚地開罵,『不要臉的爛醫生,臭婊子,連開藥都不會!』,接著就用各種你聽過、沒聽過的、罵女生專用的難聽字眼開罵。他一邊罵還一邊靠上來,一付就是想打人的樣子。」我模仿著病人的口吻,雙手也一併揮舞著拳頭。

「學姊那應該要趕快找駐警啊。」奇奇學妹焦急地說。

「有啊,診間的護理師立刻打電話找駐警。可是駐警來了之後,這位大哥仍然毫不在乎,繼續喊著:『我會成癮都是你們醫師的錯,害我成癮,你們就要責任,如果妳不開藥幫我止痛,我就打死妳!你最好都躲在醫院裡不要走出去,我一定要給你好看!』」

「駐警幹嘛不趕快把他帶走?還讓他這樣亂罵一通?」奇奇學妹問。

「哈哈,妳問到重點了!被病人這樣罵我都還挺得住,但是駐警講得話才讓我下巴差點掉下來。」我的口氣充滿無奈,繼續道:「駐警旁觀了一會兒,然後對我說:『妳真的不幫他開藥嗎?這種我們也常看啊,就是毒癮發作,妳就開個藥讓他舒服,他就自己會回去啦。』醫院的駐警竟然是當著病人的面叫我開藥!很誇張吧。」講到最末,換我雙手一攤。

「這太離譜了!」奇奇學妹氣憤地說。

當時的我真是很無奈,也很無助,「雖然駐警最後還是把藥物成癮的大哥帶走了,不過那天他的恐嚇太直白,讓我下班走出醫院的時候都提心吊膽,生怕會有人從角落竄出來砍我。」

「唉,這時候我就很羨慕那些粗壯的男同事。就是因為『我是女生』,又長得瘦瘦小小,看起來斯斯文文,所以他根本就吃定我了,才會毫無顧忌地辱罵。」

我頓了頓,繼續說:「若換成粗勇的男同事站在診間拒絕他,他很可能就只好摸摸鼻子自己走人了。」

「駐警也不對啊,遇到人家在恐嚇不趕快處理就算了,怎麼可以還替他說話!」奇奇學妹很憤慨。

「沒錯。駐警當時的態度就是『你們小女生什麼都不懂,連這種尋常的社會事都不會處理!』。他以為打打藥就可以解決問題,也不想想藥物過量是會出事情的。在旁邊嚷嚷出一張嘴,又不用負責任,逕只會說風涼話。真是氣死我了。」

我看奇奇學妹聽得眉頭深鎖、憂心忡忡,便笑了笑說:「哎呀,才一大早還是別講這些糟糕的故事,不然會把你們都給嚇傻了。急診也是有很有趣、很精采的一面的。等你們實習完,歡迎來急診科喔。」

奇奇學妹訕訕一笑,道:「我是還沒有決定要選什麼科啦。」

「沒關係,你們還有很多時間,就慢慢體驗,好好考慮。」

「但是,我已經決定『不會』選什麼科了。」

「哦,那是…?」

「就急診科呀,像我這樣的小不點,如果在急診工作應該馬上就會被吞掉吧。」奇奇學妹吐了吐舌頭。

唉,說得也是,有些工作還真是需要勞煩粗勇的男子漢們多多擔待啊。





作者:白映俞     出版社:貓頭鷹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