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

搶救一口氣


搶救一口氣

文/ 劉育志

打從實習醫師開始,便時常需要留在醫院裡值班。擔任總醫師的時候,還得帶學弟妹到各個病房巡查,留意一些狀況不穩定的病患。

有天夜裡,我正在辦公室裡準備晨會要用的資料,值病房的李醫師神情疲憊地走了進來。他坐下來之後喘了幾口氣,我才注意到他滿身是汗,背後整個都濕透了。

「呦!你去跑操場呀?怎麼會流汗流成這樣?」

「沒啦,剛剛在CPCR(心肺腦復甦術),」李醫師隨手拿起講義搧著風,「呼……心臟按摩實在很累啊!」

他講得輕鬆,我可是心頭大驚,「啥?哪一床CPCR?我怎麼不曉得!」

「就住在單人房那個老先生。」那是一位肝癌末期的患者,已經反覆住院好多回。

「他?」我有點疑惑,「他的家人不是都已經曉得狀況很差,也都準備好後事了,幹嘛還要CPCR?」

「剛剛主護通知我,說老先生心跳突然停止了,我就打電話告訴家屬。」李醫師無奈地說:「結果,他的兒子非常生氣!」

「生氣什麼?不是早就知道老先生會在這幾天過世了嗎?」

「他說,先前已經有交代,要讓老先生留一口氣回家,怎麼可以等到心跳停止才通知他。」

「這……心跳停止又不是我們可以控制,也不是我們可以預測的呀……」 

「他兒子大怒,完全不聽解釋。」李醫師聳聳肩,「他認為我們打亂了他們的安排,這樣不但會損及老先生的陰德,還會破壞家族往後的運勢。」 

「迫於情勢,我只好受命去『搶救病人』……」李醫師道:「因為這種理由CPCR實在很莫名其妙,所以也就沒有通知學長……」 

聽到這些前因後果,的確讓我傻了眼。 

「後來,竟然真的把心跳救了回來。但是,他們經過好久才趕到醫院,我可是努力撐了很久,才能維持老先生的心跳。」從濕透的值班服,完全可以感受到他的努力。 

「我們打了強心劑,做了心臟按摩,好不容易恢復心跳,讓老先生受一堆苦,只為了讓他可以在家裡斷氣,這實在是太弔詭了。」 

李醫師搖搖頭:「老先生如果死後有靈,恐怕氣都氣壞了,還談什麼保庇?」



臺灣的病人最幸福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