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2日 星期三

不退費就是爛醫師


不退費就是爛醫師

文/ 劉育志

「醫師,我前天開門的時候撞到這裡。」李先生指著自己的頭。

「這兩天有什麼不舒服嗎?」王醫師問。

「還好。」

「會覺得頭暈?噁心?想吐?」

「都不會。」李先生搖搖頭,道:「但是腫了一包。」

做完神經學檢查後,王醫師道:「目前看起來沒有什麼問題,你再觀察幾天,若有頭痛、噁心、嘔吐的狀況,便要趕緊回來急診室。」

「不用吃藥嗎?」李先生問。

「既然沒有特別的症狀,便不需要吃藥。」

「可是頭皮腫一包耶!」

「頭部受到撞擊後,最該注意的是有沒有顱內出血,因為可能危及性命。頭皮腫一包是皮下出血,較沒有大礙。」

「需要擦藥嗎?」李先生依舊很堅持。

「皮下的血塊會漸漸被身體吸收,不需要特別使用藥物。」

經過好一番解釋,李先生才勉強接受,離開診間。不過,約莫15分鐘後,王醫師便接到批價人員的電話:「王醫師,有位剛看診完的李先生要求退掛。」

「為什麼?」

「他說既然沒開藥,為什麼要繳錢…」批價人員壓低音量小小聲說。

如果問一位醫師看診的時候是「開藥」比較難?還是「不開藥」比較難?醫師大概都會認為「不開藥」比較難。因為看診後領藥、吃藥的觀念已是根深蒂固,倘若批價繳錢後空手而回,有人會覺得不踏實、怪怪的,也有人會直接翻臉、大發雷霆。

「你怎麼辦?」我問。

「檢查做了,病歷寫了,還解釋了半個小時,收費很合理吧。」王醫師道:「再說,患者繳的錢裡頭,掛號費屬於醫院,部分負擔屬於健保署,好像不是我說退就能退。」

「我當然知道開些無關痛癢的藥丸、藥膏就能省掉這類莫須有的煩惱,但是我實在不想那樣做。」王醫師聳聳肩道。他有個充滿理想性的堅持,希望用多一點解釋,減少非必要用藥,也能節省珍貴的醫療資源。

兩個禮拜後,王醫師收到了一封投訴信,內文很長,大意是批評醫師粗魯、懶散、隨便、態度很差、不負責任。當然,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要求退費被拒絕的事實。

倘若費心解釋的下場是被臭罵一頓,還要浪費時間處理投訴,那充滿理想性的堅持,又能堅持多久呢?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