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1日 星期五

手術台上的遐想(18禁)


手術台上的遐想(18禁)

文/ 劉育志

會走外科,因為手術過程是精采無比。

開刀並不一定需要全身麻醉,還有很多的手術是在局部麻醉下完成。

手術進行時,病人會給蓋在布單下,僅僅秀出手術部位,以維持完整的無菌面。

蓋在被單下的人兒,是清醒。

通常,病人的腳側被稱為“下面”。

漆黑一片時,聽覺是與外頭唯一的聯繫,也因為漆黑一片,聽覺自是分外機敏。

一字一句都聽得仔細,漸漸會勾勒一幅圖像,在刀房裡。

「玲惠,麻煩上來幫忙一下。  」我對流動的護士姐姐央求著。

這是顆腫大的頸部淋巴結,需要切片檢查。

「可是我沒有穿衣服耶?  」護士姐姐指的是無菌的刷手服。

因為局部麻醉的手術部位都較小,較表淺,因此戴無菌手套就已足夠。

我道:「沒關係,來我下面。抓住這一枝。」不要誤會,“這一枝”是爪鉤,要勾開手術部位。

「用點力!」拉鈎需要有點力道。

「慢慢,慢,輕一點,輕一點…」手術過程中,這力道的拿捏實在相當重要。

「對對對,對,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很好…」

「嗯…」表示勾勾拉得很完美。

經驗老到就是不一樣。

手術進行得相當順利,約莫一刻鐘後。

「好,換你來上面。」同理,“上面”指的是患者的頭側。

「來,再打開一點。」是了,只要在鉤開一點,淋巴結便呼之欲出。

只要稍稍再加把勁。

半响,終於 …

「啊,出來了…」我吐了口氣道。很好,整個手術過程順利流暢。

記得那大叔離開刀房時,臉上表情似笑非笑。

噫,我們從頭到尾都是很認真,正經八百的。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