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6日 星期四

開刀房裡的驚悚


開刀房裡的驚悚

文/ 劉育志

深夜裡的開刀房裡冷冷清清、一片漆黑。我走進急診手術室,趁著等待病人的空檔坐在牆角打盹兒。

即將到來的是一位因腸沾黏導致腸阻塞的患者,已經吐了2、3天,肚子脹得又圓又鼓。

處理這種手術得要有「跑馬拉松」的心理準備,因為嚴重沾粘的腹腔會像是被灌入強力膠一樣,腸子和腸子、腸子和腹壁之間全都給黏在一塊兒,光是把沾黏分離就需要好幾個小時的時間。

雖然夜很深,大家都很累,但是遇上了還是得提醒自己要心平氣和地小心剝離,否則心浮氣躁失了耐性很容易壞事。

不出所料,患者腹腔沾黏非常厲害,而脹大的小腸又極為脆弱,幾乎是寸步難行,手術進程非常緩慢。

「剪刀。」我伸出右手等待器械,兩個眼睛繼續盯著術野。

過了幾秒鐘,擔任刷手護士的佩蓉卻遲遲沒有回應。

我轉過身子一瞧,只見佩蓉歪著頭已經進入夢鄉。

唉……護理人力不足,她們天天加班,都累壞了。

我自己伸手拿了剪刀,繼續奮戰。

因為小腸和腹壁緊緊地黏在一起,視野頗為受限,於是我告訴擔任助手的學弟:「把腹壁拉高一點。」

喊了兩聲都沒有動靜,我只好抬起頭來。

握住腹壁鉤的學弟雖然站得筆直,但是眼睛早就閉上了。

環顧四周,只見坐在一旁的流動護士和麻醉護士也都搖頭晃腦地去夢周公囉。

若是加上麻倒的病患,在場的6個人中,竟然有5個人是神志不清。

見到如此驚悚景象,讓我不禁懷疑自己究竟身在夢中?還是清醒?

唯利是圖的醫院老闆,為了節省成本,莫不以極為精簡的人力來處理越來越繁重的臨床工作。

無止盡加班、過度壓榨人力的結果,就讓疲累不斷地累積,也讓醫護人員不斷地流失。

他們只注重富麗堂皇的門面,和利用媒體公關打造的美好形象,對於真實的醫療品質可是毫不在乎。

反正手術房的鐵門關上後,誰又看得到真實的樣貌。

這些攸關生死的醫療品質,老闆可以不屑一顧,但是,你我這樣的小老百姓真的可以不在乎嗎?



手術刀下的年代》凱特文化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