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日 星期一

急診遇到愛(一)


急診遇到愛(一)

文/ 白映俞

「今天好清閒啊!」晨琍是負責外科急診的主治醫師,正在淨空的急救區踱步,顯得毛毛躁躁。

「林醫師妳別烏鴉嘴,每次只要妳這麼說,病人就會蜂擁而至,我們又要忙到爆炸。」護理師黑皮一邊整理急救車上的藥品、衛材,一邊吐槽。

「不要怕,已經休息一整個上午了,在這樣下去骨頭會生鏽啊!」晨琍甩甩肩膀,順勢出了幾記右鉤拳。剛過三十五歲生日的晨琍一周上健身房三次,每次運動一個半小時,身材保養得很好,肌肉線條如花豹般結實優美,眼神也同樣銳利。

「學姊好熱血喔!」阿強是剛進外科的住院醫師,對學姊充滿了崇拜。

黑皮決定澆桶冷水,讓體力旺盛燃燒外科魂的醫師們冷靜一點:「便當應該來了,你們兩個還是趕快去吃午餐吧…」
話還沒說完,一陣嘶吼從外邊檢傷區傳來:「外科OHCA!外科OHCA! 」

「都是你們!」護理師黑皮還來不及翻白眼,晨琍已經像花豹般一躍而起,向檢傷區衝刺,問:「什麼病人?」

「警方圍捕過程中中彈,一開始人還清醒,不過剛剛在車上失去意識。」護理師小芳快速回覆,兩人默契十足,迅速將病床推進急救區,厚實的電動門隨即關閉並亮起急救紅燈,隔開了走廊上好奇圍觀的目光。

等病床一就定位,阿強醫師立刻爬上病床跪在患者左側,打直手臂開始壓胸。黑皮剪掉患者的上衣,接著貼上心電圖貼片、打開監視器。護理師小芳捉住患者手臂,熟練地插針、固定、接點滴。晨琍則站到床頭,右手大拇指及食指交錯撐開患者的嘴巴,左手以喉頭鏡挑開舌頭,見到聲帶後就將呼吸管放入氣管內。

完成插管後,晨琍取出聽診器確認兩側胸膛的呼吸音。反覆聽了幾次,晨琍便明快地下指令:「右側氣胸,準備20號胸管。」轉身取來碘酒瓶,晨琍將深棕色液體灑在患者的胸壁上,迅速鋪上綠色無菌布單後,用刀片劃開皮膚,然後將器械插入,「啵…」的一聲進到胸腔,蓄積的空氣傾瀉而出。調整好胸管的方向深度後,晨琍用針線固定胸管。

「你暫停一下。」晨琍拍拍阿強,眼睛盯著心電圖的波形。
經過幾秒鐘等待,黑皮大喊:「摸到脈搏了!」

阿強吐了一口氣,從床上跳下來。才短短幾分鐘,他已經滿頭大汗,疲憊的手臂微微顫抖。

晨琍低頭觀察胸管連接的胸瓶,告訴阿強:「主要是氣胸,血胸不嚴重。接下來要趕緊做全身檢查。」晨琍一邊說,一邊剪掉男子身上剩下的衣物,「右側鼠蹊有一個彈孔,沒有出口,子彈可能還在患者體內。」

「心跳123/min,血壓88/52mmHg。」黑皮大聲報出剛顯示的數據。

「心跳太快,血壓不穩定,再上兩瓶溫過的林格式液,請血庫緊急備血。」

消息傳得很快,創傷小組的王醫師穿著手術服趕到急診,晨琍快速說明狀況:「患者遭受槍擊,到院時沒有生命徵象,處理右側氣胸後恢復心跳。右側鼠蹊有一個彈孔,子彈可能還在骨盆裡。」晨琍指著傷患的肚子,說:「肚子愈來愈鼓,應該有嚴重內出血,要趕快進開刀房剖腹探查。」

王醫師點點頭,立刻聯絡開刀房及麻醉科,才放下電話便道:「一級急診刀,現在送刀房。」這句話讓急診的醫護人員又是一陣忙,收管路、放監視器、移床、按電梯,彷彿是快速播放的電影,一夥人簇擁著患者往開刀房去。



「學姊,加護病房找。」阿強放下電話,喊著正在替患者縫合傷口的晨琍。

「我是晨琍,什麼事?」晨琍戴無菌手套的雙手交握著,用肩膀夾住話筒。

「跟妳說一下剖腹探查的結果,那顆子彈傷到外髂動脈,流了很多血。不過,還算幸運,子彈卡在肌肉裡沒造成其他傷害。」王醫師在電話另一頭說:「血管補好之後,血壓就穩定了,目前先到加護病房觀察。」

「人有清醒嗎?」晨琍問。

「應該快醒了。」

「太好了!」晨琍露出笑容。

「對了。」王醫師繼續說:「我剛剛翻病歷,發現從患者抵達急診到送進開刀房,前後只花了二十三分鐘。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搞定所有的管路,並把心跳救回來,實在很厲害。」

「謝啦,合作愉快,掰掰!」晨琍維持一貫的率性,示意阿強掛掉電話。

等手邊事情告一段落,晨琍走到樓上想看看病人。加護病房的門口站了兩位員警,讓氣氛變得很不尋常。

晨琍停下腳步問:「那個槍傷的患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繼續閱讀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