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0日 星期六

阿嬤的腳有蟲


阿嬤的腳有蟲

文/ 劉育志

急診室裡忙碌嘈雜,我瀏覽了病患名單,等待交班。

「小姐,你打針給我小心一點!」急診觀察區忽然傳來了一陣斥責,「如果再打不到血管,我就要你負責!」

蹲在推床邊的護理師慈俞低著頭,正檢視老太太手臂上脆弱不堪的血管。

慈俞是資深的護理人員,對於耳邊的咆哮,很鎮定地處之泰然。

護理長聽到騷動,便靠過去關心。

「護理長,這是搞什麼?剛剛第一針抽不到血,第二針又跟我說什麼血管破掉,這樣搞下去還要打幾針?」男子氣呼呼地抱怨。

「先生,老年人的血管比較脆弱,常常都會這樣,可能要稍微忍耐。」

「忍耐?!阮阿母80幾歲的老人,怎麼受得了一針又一針。」

護理長傾身安慰老太太,「阿桑,妳的血管比較小,不好意思。」

老太太體諒地點點頭,「沒要緊啦,打針就跟蚊子咬一樣而已,害你們忙這麼久,抱歉啦!」

「什麼沒要緊!阮阿母生病,連打針都還要受苦,當兒子的在旁邊看心裡很痛的!怎麼會沒關係?」男子刻意地拉高音量。護理長無奈地陪著笑臉。

慈俞仔細消毒過後輕輕地推入針頭,一干人盯著等待針頭的回血。可惜,下針處又隆起了血腫。

「怎樣?血管又破了是不是?」男子輕蔑地質問,「剛剛都已經講過了,阮阿母不是讓你們這樣欺負的。打針弄破血管就是醫療疏失,怎麼會沒關係!」緊張的情勢迅速升高。

在診療區縫完傷口的莊醫師站起身來,「老劉,來交班吧。」

我小聲地問:「後面那個是什麼病人啊?」「糖尿病足,右腳壞疽的病人。」莊醫師指了指小腿,「已經都爛到這裡,大概要直接截肢了。」

「怎麼會拖這麼久?」

「天曉得?」莊醫師聳聳肩,「她這隻腳的問題是被她孫子診斷出來的。」

「哦?她的孫子是醫生?」

「不,她的孫子今年3歲,跟阿嬤玩的時候發現的。」莊醫師道:「他說,『阿嬤,你的腳有蟲!』」

是的,在壞疽的腐肉裡已經長出了一群白白胖胖蠕動的蛆,那隻腳的模樣至今依然讓人難以忘懷。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