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5日 星期一

愛妻慾火焚身


愛妻慾火焚身

文/ 劉育志

安迪將男用淡香水往空氣中噴了兩下,轉了個身讓香氣落下,據說這一牌的香水具有非凡的催情效果。發動赭紅色的寶馬轎車,安迪感覺全身上下都跟那飽滿的引擎聲一般蓄勢待發。

哼著歌兒轉進大樓的地下室,拐了兩個彎,停在王副總的停車格上。

「叮咚!」按下門鈴,安迪用帥氣的姿勢斜倚在門邊,刻意地表現出氣定神閒,內心裡卻是澎湃的熊熊烈火。

一身輕便的莉秋開了門,嬌聲嗔道:「時間算得真準哦!」臉上卻是眉開眼笑,迫不及待地把安迪拉進屋內。

環顧氣派寬廣的起居室,安迪在心裡暗笑,「老傢伙平常過得這麼爽,既然滾到歐洲去開會,這兩個星期可就換我享用啦!」

王副總恐怕做夢都料不到,自己才剛出海關,家門就已經失守囉。

莉秋笑嘻嘻地幫安迪脫掉外套,兩人便摟著倒向沙發,一旁素雅的矮桌上已經擺好酒杯。

撐起身子,莉秋伸長了手把酒斟滿,「來,你最愛的威士忌。」

「想把我灌醉是吧?」安迪接過酒杯一飲而盡,酒香伴著女人香,早就醉了七分。

「要不要再來一杯?那是1980年份的呦。」莉秋指著放在地板上的酒瓶說。

「一杯就很夠力啦,」安迪拋下酒杯,翻身壓住莉秋,「這個也是1980年份的呀!」說完便把頭埋進飽滿的曲線中。

莉秋縮了身子咯咯嬌笑,不甘示弱地反擊,迅速剝掉了安迪的上衣甩在一旁。

忽地「叩」一聲,讓安迪抬起頭來,原來是衣服撞倒了酒瓶。

「別理它,這塊地毯醜死了,早就想換掉啦。」莉秋把雙唇湊了上來,一邊把安迪的手拉回到自己身上,渴望得到更多的體熱。

安迪的力道和彷彿源源不絕的熱情,讓莉秋深深地沉溺、震顫,緊緊相擁。

喘息著直到激情褪去,全身濕汗的安迪坐起身來,替自己點上一支事後菸,得意地看著莉秋滿足迷濛的眼神。

突然,彈落到地板上菸灰的餘燼點燃了溢滿威士忌的地毯,燃起的烈焰熊熊吞噬了兩個交纏的身軀。

隔著燒傷中心玻璃的王副總,憐惜地望著慘遭灼身愛妻,卻不知他看懂了多少?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