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4日 星期五

入珠DIY 大鵰變爛鳥


入珠DIY 大鵰變爛鳥

文/ 劉育志

這天上午,施醫師哼著歌兒走進手術房更衣室,才推開門便遇見泌尿科的吳醫師。

「早啊,小吳,今天要開什麼刀?」施醫師中氣十足地問。

「欸……爛、鳥、刀。」吳醫師露出苦笑。

「哦?是什麼刀這麼難搞,竟然會被你講成這樣。」

「沒蓋你,真的是爛鳥刀。」吳醫師聳了聳肩,道:「他入珠入得跟聖誕樹一樣,而且每一顆都感染,再不趕快處理大概整根陰莖都會爛掉。」


「怎麼會搞成這樣?」

「因為在監獄裡搞『入珠DIY』。」

「坐牢也能入珠呀?」

「嗯,多著呢,大概是閒得發慌,很多人便想趁機把小雞變大鵰,期待在出獄之後一展雄風。」吳醫師道:「入珠本來就不困難,所以有人請獄友幫忙,也有人自己動手。」

「可是,他們要用什麼器械?」

「用牙刷。」

「牙刷!?」施醫師大吃一驚。

「對,把牙刷柄磨尖,或是用原子筆,反正只要能把包皮刺穿就行了。普通一點的是塞鋼珠、玻璃珠、小石頭,富貴一點的會裝水晶、瑪瑙、甚至象牙,只要你想得到的東西大概都有人裝過。」吳醫師微微一笑,道:「當然,只要你想得到的東西,我大概也都挖出來過。」由於缺乏無菌技術與器械,感染幾乎是必然的結局,幸運的話,感染會局限在一小部分,有機會漸漸緩解,至於嚴重的人便只能乖乖到醫院報到。

「處理這些爛鳥實在很麻煩,因為遭到感染的爛皮爛肉都得清乾淨,但是又不能切太多,否則剩下的包皮太短,往後可能會無法勃起。」縱使經驗豐富,面對被病人自己搞砸的陰莖依舊是個令醫師頭痛的問題。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完成清創手術,搶救爛鳥的任務算是順利達成,吳醫師鬆了口氣,卻萬萬沒想到,頭痛的問題才正要開始。

幾天後的一個下午,吳醫師準備離開手術房時,護理師巧儀匆匆忙忙地追了過來。

「吳醫師,不好了……」巧儀氣喘吁吁地講:「上禮拜入珠感染的那個病人,剛剛打電話來護理站咆哮……」

「咆哮什麼?」

「因為傷口會痛,讓他很生氣。」

「可是,前兩天回診的時候傷口很乾淨,感染也改善了耶。」吳醫師感到困惑,「你能不能請他回來門診讓我檢查一下。」

「我也是這樣說,不過他拒絕回診,還說……」巧儀有點為難地道。

「說什麼?」

「他說,他自己把縫線都拆掉了,還說要把傷口的相片貼到網路上,讓大家知道你的技術有多爛。」

「唉……」吳醫師嘆了口氣,道:「技術差的明明是胡亂入珠造成感染的人吧,怎麼可以把帳算到我頭上來了?說實在話,我可是救鳥有功耶。」

從「小雞變大鵰」的期待轉為一場「大雕變爛鳥」的噩夢,無可避免的會令人沮喪,但是把懊惱憤怒地轉嫁到醫師身上又能夠改變什麼?或挽回什麼嗎?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