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1日 星期二

分娩大樂透,抽了再上!


分娩大樂透,抽了再上!

文/ 劉育志



生孩子要抽籤!?

這種聽起來荒唐,像是惡作劇般的笑話,卻已經真實地發生了,還發生在號稱高醫療水平的台灣。

近幾年來,婦產科醫學會一再的呼籲政府正視婦產科醫師嚴重短缺的事實,卻一直被敷衍、被忽視。

於是,該發生的終於發生了。

當孕婦需要挺著大肚子,在前一天夜裡便到醫院排隊,擠滿的人群只為了能抽到預約生產的號碼牌,如此畫面看了實在令人心疼。



這畫面不是在離島偏鄉,而是在新竹市;不是在小診所,而是在頗具規模的綜合醫院。



對於這種日益惡化的現象,有人憂心,有人無感,酸民依舊。但身為女人,家有女孩,或剛成家的男男女女,當真能夠安心?

有許多人對婦產科醫師的短缺有些許概念,但這個概念很模糊,也很空泛。

到底我們需要多少的婦產科醫師才算足夠?一千?兩千?還是三千五?

台灣的婦產科醫師究竟不足多少?又缺在哪裡?

根據醫學界的權威「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的建議,每十萬人口需要10.19位婦產科醫師,能夠提供較為完善足夠的醫療照顧。(這裡的人口指的是全部人口數)

以2010年為例,台灣共有2,177位婦產科醫師,總人口數為兩千三百餘萬人。亦即每十萬人口有9.4位婦產科醫師,距離10.19只有一點點差距,算是勉強及格。

但這個比率在各個縣市之間的差異很大。

資源最充裕的是台北市,每十萬人口有19位婦產科醫師。最貧乏的是嘉義縣,每十萬人口僅有4位婦產科醫師,遠遠低於標準。

至於新竹市,每十萬人口有9.6位婦產科醫師,數字上看起來還可以,但工作量已無法負荷,因此需要開始推行生產預約制。看來NEJM所設定的標準值還真是有些道理。

下面這張圖,該是懷孕婦女、準備懷孕的婦女都必須要知道的重要資訊 (畫重點)。

綠色區塊表示該區婦產科資源符合標準,黃色區塊算是勉強及格,紅色區塊表示資源嚴重匱乏,甚至連標準值的一半都沒有。

昔日,為了孩子所以孟母三遷;現在的咱們幸福多了,可以按圖索驥,遷一次就夠了。



 (警語:根據2012年最新情資顯示,目前有執行接生業務的婦產科醫師僅八百餘人,實際狀況恐怕是一片紅吱吱,慘不忍睹。)

講了這麼多數據都是以「每十萬人口」作單位,相信許多人一定會覺得很難懂、很頭昏眼花,看了半天依然看不出所以然來。

好吧,請您忍住哈欠,先不要轉台。

如果依舊感受不到婦產科醫師的稀少,讓我們換個方式講。

「議員」是台灣社會最受關心注目、家喻戶曉的政治產物。

請問,在座各位曾經與貴縣市的任何一位議員面對面講過話的人舉手!

咦?舉手的怎麼才小貓兩三隻?

這是當然的呀,議員如此神聖、尊貴又稀有,還得服務這麼多的選民,忙碌奔波,怎麼可以讓咱們隨隨便便想看就看。要是能見上一面,都是上輩子修來的好福氣呢!

喏,下面這張表是婦產科醫師人數與議員人數的統計。




您瞧,在這許多個縣市的議員數量可是超過婦產科醫師的數量喔。

所以說,在很多地方,婦產科醫師比議員還稀有,這樣夠稀有了吧!

而且這些婦產科醫師的工作不是握手、敬酒加致辭,而是扎扎實實地貢獻所長。

那您該曉得誰人值得受到更多的尊敬!

因此,下回您要是見到又有民代大張旗鼓地召開記者會,以盲目偏頗的指控謾罵婦產科醫師,您覺得他是在「為民服務」?還是在焚燒摧毀選民的健康依靠?

當婦產科醫師越來越稀有,產婦應該如何是好,政府又該如何因應?

這麼重要的大事,當然可以向國外取經。


讓咱們來看看印尼的狀況。

印尼的婦產科醫師極度缺乏,且分布極不平均,由下圖可以見到幾乎都集中於大都市。2010年印尼孕婦死亡率約為229 / 每十萬名活產(Lancet 2010)



為了降低孕婦死亡率,印尼政府有計畫地培訓大量的助產士,讓每一個鄉鎮都有助產士協助孕婦生產。

下圖可以見到印尼助產士密度的分布。在印尼絕大多數的地區,都已經具備每十萬人口都有20-40位助產士的水準。



眼見台灣婦產科醫師陷入短缺的困境在短時間內難以回復,未來咱們的產婦自然也會需要仰賴助產士(師)的協助。

至於台灣需要多少助產士(師)呢?假設用印尼最基本的標準來計算,我們大概需要4,000 至 8,000位助產士(師)。

下圖是歷年助產士及助產師核證人數。



近十五年來,助產士核證人數很少,助產師數量亦相當有限。2012年助產師助產士公會的會員人數僅712人,很顯然的是遠遠落後,遠遠不足。

根據衛生署的資料,全台灣登錄執業的助產師更僅有 84人。比立法委員的席次還要少喔。 

樂意協助迎接新生兒的有志青年或許該認真考慮投入助產師的行列,相信一定可以大展長才!

同胞需要您啊!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