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1日 星期二

《約束的場所:地下鐵事件II》怎樣才能救贖心靈



《約束的場所:地下鐵事件II》怎樣才能救贖心靈

文/ 白映俞 

面對地下鐵事件,村上春樹先解決了第一個問題:「那個早晨,擁擠的地下鐵車廂內,沒有任何前兆被沙林毒氣撲來,事實上是怎麼一回事呢?」

接著,他的另一個疑問逐漸膨脹起來:「奧姆真理教到底是什麼?」

於是他採訪了奧姆的信徒或“原”信徒,讓原本被指責為邪教的奧姆,有了較為平衡的報導。

當然,此書中的被採訪者…也就是(原)信徒,數目遠少於地下鐵事件中被採訪的受害者,只有八位。

奧姆的基本教義是以佛教為主,這些人一開始會去道場,大多都是有某方面欠缺,或想追求什麼的人。

那到底是哪方面,或到底要追求什麼,或許他們也不太清楚,但就是對本質性疑問而煩惱吧!

最直接的反應就是在“現世”體能每況愈下,而去奧姆的道場或在家修行瑜珈或食療後,每個人都說,自己的身體變得很好!

因為信教,遇到同頻率的人,生活有了重心,接著這群人突然就提到「於是我就出家去了!」就這樣把家人財產等等都放掉,進入一個設想的樂園。

這是一群把直覺暫時託付給別人的一群人,自己完全不管了。

絕大部分,一開始他們就是去“奉獻”,有的打掃,有的蓋房子,有的印傳單,全都做得認真,一天可能只睡四個小時,看事情的方法變得非常靜態和被動,當擁有動態觀點的控制者要他們這樣做時,他們完全沒辦法說不了。

其實在現世,要做這些事情也完全可以,但是,這些(原)信徒都只有在奧姆那邊才覺得舒服,只有在那裏能交到朋友,只有在那裏每天的日子才能心安理得,不跟自己打架。

關於這些,我覺得村上的一段話寫得很好,

「他們或許有點想太多了。也許心裡稍微有點受傷。

   或許他們無法順利跟周圍的人真心溝通,而有一點煩惱。

   或許不能順利找到自我表現的手段,而在自尊和自卑之間激烈地來回掙扎。

    那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你。

   我們的日常生活和含有危險性的狂熱宗教分隔的一面牆,

   或許遠比我們所想像的要來的薄也不一定。」


靜態的生活久了,當控制者把殘忍說成慈悲解放,你我也都會淡淡的不覺得怎樣吧。

存在很難,在現世存在,更難;和一個人普普通通結婚,生兒育女,而沒有抱怨沒有不甘,是最困難的修行。

如果真的有幸,我們能快樂的在現世過生活,也不代表我們該去責怪看起來不健全的人。



約束的場所:地下鐵事件II

作者:村上春樹/著

譯者:賴明珠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更多村上春樹:

  《地下鐵事件》

 《1Q84》

《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

歡迎加入劉育志的 line@

文章瀏覽人次: